*

upload_article_image

舞林蓬勃遍地開花 專攻上流闊太退休族

舞場高中低檔皆有,運作形式有別。

跳舞群組成為新冠肺炎爆發以來最大的感染群組,揭露一度式微的舞廳,隨着愈來愈多退休人士加入舞林,再度蓬勃發展,遍地開花。這些舞場高中低檔都有,運作形式有別,涵蓋社會各階層。專攻上流闊太的舞場,以跳拉丁舞及標準舞為主,亦有導師在私人屋苑會所小班教學,每堂收費過千元。中產階層則會在康文署或志願機構學舞後,組織學員租用社區會堂,聘私人導師授課,導師又常以生日或慶典等不同名堂,邀請學員到酒樓大排筵席,載歌載舞,從中賺取收費。設有舞台廣布社區的茶樓,則以跳集體舞的基層為主,劃分早舞、茶舞、晚舞不同時段,只要繳付數十元最低消費,即可「又食又跳」,形成一條龐大的生意鏈。 

本報上月揭發有人在社區會堂進行歌唱表演,未有佩戴口罩。

港府因應跳舞群組疫情,宣布曾前往24處指明場所的人士強制接受檢測,包括酒樓、會所及舞蹈中心,遍布全港。而昨日新增的群組確診者中,部分更曾於大會堂及社區中心跳舞,範圍廣闊。《星島日報》發現,跳舞活動近年廣受不同階層的退休人士歡迎,他們除了上堂學舞,更按其個人消費參與不同的跳舞活動,衍生一環扣一環的龐大生意鏈,結果有人在防疫措施上鬆懈,釀成大規模傳播。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