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千古難題」的中國答案

動車而成了最火表情包的「竊·格瓦拉」出獄時,我寫了一篇文章。文中提到了電影《小丑》中,哥譚市的暴民將主角亞瑟簇擁成英雄的可怕場面。那篇文章的本意是想說,如果被侮辱與被損害的底層不能得到救贖,那麼遲早所有人都將一起沉淪。沒想到僅僅過了一個多月,美國就發生了「弗洛伊德之死」事件,吶喊與槍聲響徹在一座座城市上空,一時間彷彿哥譚市這座虛構之城降臨人間。

昨天我看到一條新聞,說貴州省最後未摘帽的九個貧困縣全部退出貧困縣序列。至此,全國832個貧困縣全部實現了脫貧摘帽。不知道怎麼,看到這條新聞的一霎那,我就想起了那個被曾被稱為「竊·格瓦拉」的周立齊,他過得還好么?

說他簽約了某電動車公司,成為了聯合創始人,這背後可能另有一個故事。其實我更感興趣的是,這個曾經全無心肝,叫囂寧肯坐牢也不打工的人,為什麼這次出獄後開始心疼生病的父親,開始在網上跟大家道歉,開始在家裏種玉米,甚至於拒絕了那麼多網紅公司的高價邀約。我想來想去,除了他在獄中受到的教育,也許正是這麼多關注的目光,點燃了他身上的某種能量。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