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匯天眼:十次交易大賽,他九次獲得冠軍,給你這些投資建議!

      冠軍交易員,起初交易的十年,經常虧損,長期處於瀕臨破產的邊緣,1979年之後成為一個頂尖的交易員。他一共參加過10次的全美投資大賽中的四個月期交易競賽專案,獲得9次冠軍,平均投資回報率為210%,他賺到的錢幾乎是其他參賽者的總和。

  馬蒂·舒華茲

  冠軍交易員,起初交易的十年,經常虧損,長期處於瀕臨破產的邊緣,1979年之後成為一個頂尖的交易員。他一共參加過10次的全美投資大賽中的四個月期交易競賽專案,獲得9次冠軍,平均投資回報率為210%,他賺到的錢幾乎是其他參賽者的總和。

  在走向人生事業巔峰之前,他是一個幹了9年多的基本面分析師。依靠基本面分析,馬蒂·舒華茲是屢戰屢敗,長期處於瀕臨破產的邊緣。

  直到轉到圖表技術分析,馬蒂·舒華茲才開始在交易上得心應手,最終創造了以不到5萬美金的資金,每年賺進六、七百萬美金的傳奇!

image.png

  以下是舒華茲的採訪節選

  問:你是從什麼時候才變成市場贏家?

  答:從我能把自尊與是否賺錢分開來時才開始。這也就是說,從我能接受錯誤開始。在 此之前,承認自己失敗要比虧錢還難受。我以前總認為自己不可能犯錯。

  在我成為贏家之後, 我會告訴自己:“假如我錯了,我得趕緊脫身,因為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總得為下筆交易留些資本。”在這樣的觀念下,我總是把賺錢擺在維護自尊之前,如此, 面對虧損也不會太難過。我犯了一次錯、又有什麼大不了呢?

  問:你後來是不是徹底地從基本面分析師轉變成為技術面分析師?

  答:是的。如果有人對我說,他從未見過一個發財的技術面分析師。我會嗤之以鼻,因為我幹了9年的基本面分析師,結果卻是靠技術分析致富。

  問:請你談一談自己最難忘與最刺激交易經驗?

  答:我最難忘的一次交易是發生在 1982 年 11 月。當時我一天就賠了 60 萬美元。

  問:那是怎麼回事?

  答:當天是國會大選的日子,共和黨表現相當不錯,超過預期的水準。股市也因此上揚 43 點,創下當時最大的單日漲點之一。而我卻像傻瓜一樣,持續做空。

  無論你在何時遭受挫折,心中都會很難受。大部分交易員在遭逢重大損失時,總希望立 即扳回來,因此越做越大,希望一舉挽回頹勢。可是,一旦你這麼做,就等於註定要失敗。

  我在遭逢那次打擊之後,立刻減量經營。我當時所做的事,並不是在於要賺多少錢以彌 補虧損,而是在於重拾自己對交易的信心。我將交易規模縮小到平常的五分之一,甚至十分 之一。這種策略後來證明是正確的。儘管我在 1982 年 11 月 4 日一天之內就虧損 60 萬美元, 可是在該月份結束時,我總共只虧損 5 萬 7000 美元。

  問:為什麼大部分的交易員最後總是輸錢?

  答:因為他們寧願賠錢也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大部分交易員在面對虧損時的反應是: “只要我不虧損錢就出場。”為什麼一定要等到不賠才出場呢?這只是面子問題。我之所以 能成為一名成功的交易員,就是因為我終於能把面子拋在一邊。“去他的自尊心與面子問題。賺錢才是最重要的。”

  問:如果有人想成為交易員,你會給他什麼忠告?

  答:學習如何接受虧損。要賺錢就必須學會控制虧損。另外,除非你的資本增加兩倍或三倍,否則不要擴大你的倉位。大部分的人一旦開始賺錢,就立刻擴大自己手中的倉位,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嚴重得足以使你傾家蕩產。

  市場即是競技場

  舒華茲的操作並沒有“順勢而行”之類的原則。他認為,市場就是競技場,而其他的交易員都是他的死敵。

  舒華茲在家裏的辦公室中獨自工作,他對自己沒有雇用助手而感到非常驕傲。這一類如同獨行俠的交易員,儘管操作非常成功,也往往不會享有什麼名氣。可是,舒華茲卻由於經常在全美投資大賽中獲勝,而建立相當程度的名聲。

  舒華茲共參加過 10 次全美投資大賽中的四個月期交易競賽專案,獲得 9 次冠軍。他在 這 9 次奪得冠軍的比賽中,平均投資報 酬率高達 210%,而他因此所賺得的錢也幾乎是其他參賽者的總和。

  另外,他也曾經參加過一次全美投資大賽中的一年期交易競賽專案,結果他創下了投資報酬率高達 781%的佳績。舒華茲藉著參與比賽證明自己是全球最高明的交易員之一。以他投資的風險報酬比率來看,他的確當之無愧。

WikiFX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