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評會》潘偉傑:【疫情肆虐 黑暴區議員你在哪?】

「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以上說話,充分反映現時在十八個區議會主政的黑暴區議員劣行。

油尖旺區一帶近日爆發新一輪疫情,在唐樓林立的油麻地、佐敦等地區,紛紛出現多宗確診個案。當區居民人心惶惶之際,筆者留意油尖旺區區議員陳梓維的社區網站,宣佈自己沒有能力應付一宗大廈屎渠漏水情況,唯有張貼通告,通知居民,將「屎渠漏水」問題已轉介給前區議員葉傲冬,認為他最有能力處理這件事情。如果投票給陳梓維的,真的無話可說,自作自受。如果沒有投票給他的,就白白要忍受一個貪生怕死的區議員,提供四年的「有限度」、「有篩選」服務。最令人氣憤的是,陳議員在去年十一月新一波疫情爆發之際,即時響應特區政府的呼籲,在辦事處貼張告示,安排自己「在家工作」,縮短辦事處開放時間。然而,居住佐敦的市民想找陳議員的求助,辦事處關門大吉,電話長期無人聽,Whatsapp長期「單剔」,可想而知陳議員怎能夠幫你嗎?

事實上,筆者亦曾面對同樣的事情。筆者所住的屋苑曾在去年七月的時候,曾有兩至三宗確診個案,當時屋苑街坊都擔心是否疫情擴散。負責當區的黑暴區議員「失蹤」,我們都沒有見到他為居民派發口罩或消毒用品,或者協助相關政府部門進行抗疫協調工作。最諷刺的是,這位黑暴區議員竟在屋苑外圍掛了反對《國安法》立法的橫額,「政治取態」凌駕於抗疫工作上,真的令人不是味兒!

區議員作為當區居民的代表,負責向政府部門反映當區環境、文娛及交通意見,及跟進改善情況,和建立良好溝通橋樑。但是,桐油埕始終是裝桐油的,這班黑暴份子成功「上位」後,由「破壞者」搖身一變成為區議員後,他們以為可以將黑暴理念帶入議會,讓當地政務更多順暢和提升效率。他們承襲了「馬上得天下,馬上治天下」的理念,以為「當政」後,將政治氛圍帶入區議會內。現時區議會常與政府劍拔弓弩,連溝通的機會都沒有,何以建立良好關係?經過一年多的觀察,現時披著「盡責區議員軀殼」的黑暴份子,將區議會不斷政治化,遇到抗疫、防疫工作,就即是退縮,甚至「關門大吉」,這樣的黑暴區議員可以代表我們,為我們發聲嗎?

最後,筆者剛剛讀到一篇關於區議員減人工的報導,區議員現時的薪金有三萬五千元,這班黑暴區議員配得上拿這筆高薪嗎?他們可以不理當區居民的死活,縮在自己的「保護圈」內打「文宣」,他們配得上做區議員嗎?區議員作為公職人員,其行為及言行必須要受到規範。因此,改革地區議會是大勢所趨,特區政府亦盡快要求區議員進行宣誓,盡快將區議會撥亂反正。

《青評會》成員 – 潘偉傑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