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愛國者治港 顛覆者出局

柏拉圖曾說:人生最遺憾的,莫過於輕易地放棄了不該放棄的, 固執地堅持了不該堅持的。

香港反對派,特別是泛民主派,將一手好牌打爛。

我也有泛民朋友,在2019年不同的日子,和他們傾過,激辯過。 在那風起雲湧的歲月,但凡和他們意見不同者,都是保皇派。

我當時主要向他們問幾個問題:

1. 你們不反對暴力,不反對年青人上街掟汽油彈, 不反對淋天拿水燒人,你們對得起受害者、 對得起犯法年青人的父母嗎?(部份和我討論的是老師)

2. 你們去外國遊說制裁香港,制裁中國,你們不知這是賣國行為嗎, 做賣國賊的下場都很悲慘吧 ?

3. 你們支援攬炒,支爆,你們真的以為可以推翻中國共產黨嗎?

無人會答到我這些問題,通常都是轉移式的辯論, 對方很快轉到其他「政府點衰點衰」的話題上去, 結果都是不歡而散。

激進派不用說了,他們本來就是想搞港獨、玩「支爆」。 但泛民無厘頭地人云亦云激進化,就是太輕易地放棄了不該放棄的「 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固執地堅持了不該堅持的「 手足齊上齊落」黑社會口號,在一場不成功的政變中,隨波逐流, 押錯了注。

- 閱讀更多 -

Tags: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