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逆市之時要作為

打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在麥高樂當財政司司長的年代, 我作為傳媒經常拜訪位於壽山村道的財政司官邸財。 歷任財政司司長都喜歡用飲茶的輕鬆方式,推銷他們的理財哲學。 回歸之前,香港經濟急速增長,政府累積了大量「尷尬」的盈餘, 做財政司其實相當容易,只需要想想在什麼地方放水派錢就可以了。 但回歸之後,香港經濟步入高原地帶, 再加上出現財經和政治的衝擊,做大掌櫃已沒有那麼容易了。

在梁錦松當財政司司長的年代,2003年正好遇上「沙士」,他「 落雨收遮」,在經濟環境轉差的時候,計劃削減公務員工資4. 75%。他在公佈預算案前夕, 把完全停止派糖及減公務員人工的消息告訴我的一幕, 仍然記憶猶新。當時覺得這種在經濟滑落時減薪的順周期行為, 恐怕不會有好結果,結果不出所料。

時光飛逝,到了今天,香港在2019年先經歷黑暴事件的衝擊, 再在去年遇世紀疫症,經濟重創。雖說環球開始接種疫苗, 經濟今年可望改善。政府亦預測香港GDP會由去年的萎縮6%, 變成今年有3.5%至5%的正增長,但普通小市民依然感覺冰涼, 期望政府救濟。這是一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局面, 一方面經濟下滑,需要政府有逆周期措施支持, 另一面政府財政緊拙,水頭有限。政府去年大量派錢, 雖然股票交易的印花稅收入超出預期,令到至3月底的本年度赤字, 由原先估計的3000億元下降到目前估計的2576億元, 但已等同一年消耗了四分之一的財政儲備。財政儲備剩下9027億 元,等於政府儲備由23個月的政府開支,下降至只有13個月。 在這樣的環境下,政府派不派錢?怎樣派?如何支撐經濟, 都是極之頭痛的問題。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