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緣風向4》顏色革命的啟示

2019年香港反修例事件,是一件好事。

從過程而論,非常惡劣,從結果而論,則是好事,可以讓中國廣大人民徹底地認識到,甚麼叫做「顏色革命」。

雖然在中國本土之內,發生疑似顏色革命的事件並非首次,但香港的反修例事件,可以令中國人得以近距離觀察,當一件原本算不上很大的社會事件,如果不快速撲滅,在經過一段短時間的持續發酵,可以如何演變和急速惡化成嚴重、且難以收拾的政治危局。

中國成都有一所中學名為成都49中,發生了一宗學生在學校內墮樓而亡的事故,這雖然是一宗不幸案件,但要說這是甚麼大事也算不上。

按正常套路,該報警的報警,該叫醫護的叫醫護,該認領的認領,該調查的調查,該反省的反省,是謀殺的話就再繼續調查輯兇,是自殺的話就檢討學校有否保安問題,學業壓力是否過大,家庭是否和睦,師生相處是否融洽,社會支援是否足夠等等。這麼走了一套固定流程,事情就該結束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偏偏還有然後。

由於逝者的母親既痛心又感到不忿,急於追尋真相,在調查仍處於初始階段之時,於網絡空間控訴當局遲遲無法交代事實的全部。於是乎,謠言就像嗅到血腥氣息的鯊魚,突然蜂湧而至,平靜的水面掀起的波瀾越來越大,各種陰謀論和流言四起。有的說報警時間太遲,有的說太遲通知家長,有的說醫護刻意不救,有的說監視視頻被動手腳,更甚的,還有謠傳因為爭奪學位問題而被人推下去,甚至燒屍毀滅證據。

這種無止境的事件發酵,引發公眾疑慮,不少民眾對事件進行各自的解讀,事情快速升級,並引發線下的社會騷動,在事發現場出現聚集的人群,靜坐抗議,社會動亂一觸即發。

然而,民眾和政府機關察覺出這種令人不安的變化,產生了警覺性,在事件鬧得更大之前,事發後三天作出了官方公佈,經過一系列的調查和資料整備,詳盡的答案,完整的時間線,事件僅屬一宗為情所困的自殺事件,終於為這次騷動劃上一個句號。

所有各種陰謀論均屬不實謠言。

這次事件,我們能看到甚麼?在互聯網普及、訊息異常發達的時代,社交平台和網絡的威力是如此巨大,人們可以利用公眾的不安,帶節奏、帶風向,蠱惑和煽動民眾情緒,傳染力比新冠病毒更為可怕並蔓延傳播。每個國家每個社會的每個個體,智愚學識不一,但容易被煸動的這種人的共通性普遍相同,不過這次,由於民眾對於社會動亂的發生保持了相當的警剔,才得以令事件發酵到一個地步,便戛然而止,對的,這種警覺性,正是來自於2019年香港的顏色革命。

成都49中事件在香港一如所料,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證明香港人根本沒有從反修例事件之中學到甚麼。香港人從來不具備國際大局的目光,也不懂從國家戰略的高度出發去思考問題,「強於專業,弱於政治」是中國領導層給予香港官員的評價,一個只懂埋首苦幹於自己的專業,缺乏大局眼光,認為這一切與己無關,是不能感受到外部環境的變化和威脅的。

故然這次事件是否屬於一次顏色革命,暫時無從得知,官方也暫沒定性。然而對於內地民眾,各種各樣熟悉的套路一一看在眼裏:社會中潛藏著對政治體制心存不滿的人、別有用心之人們利用互聯網惡意造謠、快速散播不實言論達致蠱惑群眾、炮製各種極具誘導性和似是而非的混亂訊息、多個連四川語言都不懂的外地人員突然出現在現場聲援並手執容易識別的鮮花標記等等,均揭示著這種有組織性的行動是由某種外部或內部勢力所策劃。所有目的,並非僅僅針對對個別社會問題的不滿,而是要導引和誘發民眾對政府產生懷疑,動搖和瓦解政權管治的威信。

我們該怎麼辦?香港人不能有一種錯誤的認知和幻想,就是外面的世界從來不是鳥語花香,而是電閃雷鳴、波譎雲詭。隨時隨地欲要捕捉機會製造社會動亂,這一類人或勢力,是確實客觀地存在。每個國家和社會,都一定存在某程度的社會矛盾和社會問題,當然,也不能將每一次民眾對公共政策的不滿,均以顏色革命為理由去推搪。未來,需要人們有一定的鑑別能力,哪一些情況僅僅是人們對公共政策的不滿,哪些情況是有人一心要發酵製造亂局,前者需要民眾和治理機關共同解決,後者需要有快速的應對、澄清和平息。對於個體而言,絕對不可輕易被輿情左右和帶動。政府機關,與及涉事的機構對於可能引發重大公眾事件要有相當的敏感度,一旦事件發酵,需要爭分奪秒與輿情賽跑。

網絡和社交平台要怎樣有效的管制?在言論自由和言論約束之間的界線怎麼把握?不要過份迷信西方鼓吹的那種毫無約束的所謂「第四權」。必須知道,所謂的第四權權力肆無忌憚的擴大,只會給那些靠製造和販賣社會撕裂並從中獲得利益的媒體一個機會,去令社會支付極為沉重的代價。

現今網絡資訊泛濫,新時代對於網絡空間管制將會有更高的要求。這次事故,毫無疑問中國正在引領一次新的改革,一個在世界範圍內有楷模作用的改革,這是一個能夠適應新時代的互聯網空間管理要求的改革契機。

伊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