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暫停「回港易」事件 是一個很好的教訓

博客文章

暫停「回港易」事件  是一個很好的教訓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暫停「回港易」事件 是一個很好的教訓

2021年05月25日 19:07 最後更新:19:15

特區政府在上周六(5月22日),一度暫停廣東省的「回港易」,鬧出一場小風波。話說當天下午4時許,在衛生署記者會上,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說,留意到廣州荔灣區近日出現確診的當地個案,特區政府會將廣東省納入「中風險地區」,身處廣東省的港人由周日開始不能透過「回港易」計劃返港。

消息一出,輿論嘩然。廣州荔灣區只出現了一名75歲老太太感染的個案,是否本地的不明源頭個案仍有待查證,為什麼特區政府因為廣州的一個不確定個案,便將整個廣東省的「回港易」暫停呢?這意味著大量從廣東省回港的人士,都要進行14天的隔離檢疫。

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即時在社交網站發文提出三個「不解」,他質疑廣州市面積7434平方公里,廣東省其餘地方面積比廣州市面積大23倍,廣州有個案,為何全省就沒有「回港易」呢?他認為「港府若使用這種尺度,中港將通關無望」。   

但當時政府似乎繼續原來的想法,當晚7時許,政府照樣發稿,表示將會暫停「回港易」計劃。據說後來政制及內地事務局介入,到當晚10時29分,特區政府再發稿表示,指當局正與廣東省政府評估有關的情況,只將廣州市荔灣區龍津街錦龍匯鑫閣調整為「中風險地區」,而廣東省並未被列為「中風險地區」,「回港易」計劃的安排會維持不變。

一個叫停廣東省「回港易」的政策,在6個小時內流產。

香港政府因為一個廣州未確定的個案,就叫停「回港易」計劃。如果說廣東省政府沒有意見的話,沒有人會相信。廣東省當然有反映意見,特區政府才去看看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賽後檢討,特區政府當時處理事件,出現了幾方面的問題:

一、廣州只出現一個未確定的個案,根本無需急於行事。事發的翌日,即5月23日,廣州通報,初步判定那位感染新冠病毒的75歲郭婆婆和她的丈夫也確診,他們是「境外輸入關連確診病例」,他們感染了印度的新冠變種病毒,相信是由於意外地暴露在相關物件而被感染。雖然我們經常建議政府行動要迅速果斷,但因為廣州一宗未清楚的個案而作出行動,反應有點過敏。

二、問題是叫停整個廣東省的「回港易」。大家其後才知道特區政府的判別風險的準則和內地的不同,而且一出問題就叫停全省的「回港易」,特區此前也曾撤銷過遼寧省和安徽省的「回港易」免隔離檢疫安排,但從這些省份回港的港人不多,所以沒有太多人留意到。到特區政府照辦煮碗去熔斷有大量港人往來的廣東省,問題亦浮上水面。

政府叫停後也發現問題所在,在周一表示,日後對「中高風險的地區」的劃定,香港將根據內地衛健委的定義。這是一個較好的做法,統一了中港兩地對相關問題的標準,減低了兩地在溝通上的誤會。

從特區政府貿然熔斷廣東省「回港易」的風波,可以從中得到一些教訓。防疫是要達到兩重目標,一方面是嚴控病毒,不讓其從外地輸入;另一方面是在風險可控情況下,維持跨區的人流。若只以單一目標機械化地行事的話,就會出現問題。內地控疫的成績,遠比香港好,內地絕大部份的省市都可以長期清零。香港最近的疫情有所改善,但仍未能做到長期清零。在這個情況下,香港自行實施「回港易」計劃,港人從內地回港,可以豁免14日隔離檢疫,這是合理反映了中港兩地的控疫成績的差異,無碍香港控制輸入性病毒。偶爾遇上內地部份地區有疫情,只針對當區和當地城市熔斷就可以了。

香港正在爭取與內地免隔離通關,是內地怕香港播疫,多過香港怕內地,當中涉及很多協調工作,包括兩地都要兼顧人流的溝通和控疫的安排。如今已統一了兩地對風險程度界定的標準,是方便日後討論通關的前提。香港不能自搞一套,否則再搞幾年都通不了關。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不要變成「環保膠」

2024年07月24日 19:14 最後更新:19:50

巴黎奧運即將開幕,選手村的冷氣問題已經變成一個熱話。巴黎奧運主打環保減碳,原本計劃不會為選手村7000個房間安裝冷氣,但是隨著全球暖化,巴黎奧運或會成為史上最熱的一次奧運會,氣溫可能會高達34攝氏度,如何降溫成為一個熱門話題。

巴黎運動員公寓早前宣佈,不會為房間提供冷氣,而是使用水冷卻系統。該系統從附近地熱發電廠地下70米深的井中獲取冷卻至4攝氏度的水,並將其輸送到每間公寓地板下的管道中,據稱這些冷卻水可以令房間內溫度較室外溫度低6至10攝氏度。

這樣問題就來了,如果氣溫高達34度,即使這個系統真是可以降溫6度,房間內仍有28度,依然較熱。如果降溫效果未如理想,就會更熱。

巴黎奧運村又稱有三分一的建築物屋頂設有花園,可以降低室內的溫度。奧運村還有一條用貝殼鋪成的行人道,理論上貝殼可以吸收雨水,水分在炎熱的天氣中蒸發,從而起到降溫的效果。這些措施看來效果有限。

環保雖好,但即使是西方口頭上極重視環保的國家,他們也很擔心巴黎奧運村這種無冷氣式的房間會非常炎熱,令運動員睡不好,影響運動員表現,所以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德國、希臘等多國代表,都聲稱會攜帶便攜式冷氣,為運動員提供更舒適的環境。國家奧運代表團和香港代表團都會購置移動冷氣供運動員使用。巴黎奧組委顯然收到很多投訴,近日決定為選手村訂購2500部冷氣,但只夠三分一房間使用,又出現了公平性的問題。另外行走選手村和賽場的大巴沒有冷氣,有男運員坐車時熱到脫去上衣乘涼。

環保絕對是好事,但作為一個奧運會的主辦方,如何提供優良的設施,令到運動員有最佳的參賽表現,這才是基本目的,環保只是一個附加目的。如果因為附加目的而影響基本目的的話,奧運會主辦方顯然就是本末倒置了。

其實巴黎奧組委為了主打環保議題,在奧運村和場館的餐單上都減少了肉類供應,素食比例佔60%,在舉行滑板和小輪車的臨時運動場,提供的餐單更是全素食,這亦頗具爭議性。運動員參賽會消耗大量的體力,補充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質更加是必不可少。這些環保餐單用大量素食取代肉食,從計算蛋白質的程式來說,或許會提供到足夠的蛋白質,但很多運動員可能不習慣素食,減少運動員的肉食選擇,恐怕亦都會影響了運動員的營養吸收,甚至是運動的表現。

巴黎奧運為了達到環保目標,用傳統俗話形容,是「妹仔大過主人婆」,迷失了原始辦好奧運的目標。奧運會4年一度,很多運動員一生只有一次參加奧運的機會,遇上不稱職的主辦方,設施不好,影響了表現,對運動員來說,根本無法補救。

其實搞環保殊不容易,當中涉及,一、高度技術;二、龐大資金。要有極先進的技術,同時亦要願意投入比正常更高的資金,才能既達成環保、又有高水準設施的服務水平。技術不夠、資金缺乏,勉強為之,只會貽笑大方。

這個故事教訓我們,可以追求環保目標,但不要做一個「環保膠」,將環保無限放大,結果迷失做事的初心。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