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馬仲儀醫生料工會與醫管局關係愈走愈遠

  (星島日報報道)過去兩年本港政治環境急速轉變,醫學界亦捲入政治漩渦。成立近二十載、公立醫院兩大龍頭醫生工會之一的前線醫生聯盟亦宣布解散,只剩下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在今日卸任協會會長的馬仲儀透露,工會有數名執委因政治氣氛轉變而離任,同時工會與政府及醫管局的關係愈走愈遠,相信未來為業界爭取權益會較困難。雖然協會已找到繼任人選,但她難以預料協會未來會否同樣面臨解散。
  兩年前的反修例風暴令政治環境出現巨變,由反修例示威衍生的多個工會由士氣高昂,到最近出現退會潮。勞福局局長羅致光近日更警告,不排除按《港區國安法》取消職工會的登記。馬仲儀承認,受多名工會代表因參與初選被捕、醫管局員工陣線被政府連番炮轟,令人反思工會的存在意義,「當刻第一時間在想工會是否要繼續存在?」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今日舉行周年會員大會,馬仲儀坦言,協會處理實務工作,並沒有引發退會潮,但承認任期內有數名執委因政治氣氛而離任。她指,以往普遍在年頭找到新會長人選,但今非昔比,接任人到年中才塵埃落定,會員將在今日就新人選進行表決。
  她預料下任會長作風會比現時低調及謹慎,但強調工會宗旨不變,「做工會不會帶來任何名譽地位,但要付出不少私人時間。如果淪為『福利莊』,我會覺得為甚麼還要花時間搞?」被問到未來工會是否不再就爭議議題發聲時,她表示不能代下屆會長表達立場,但相信工會會在平衡「人無事」及「盡量行得繼續行」的兩大原則下運作,「如果表態會令工會不再前行或同事做了箭靶,就沒有意義。」
  馬仲儀亦透露,政治氣氛令協會與政府及醫管局的關係疏遠,特首林鄭月娥剛上任時,協會與港府曾經歷一段蜜月期,直到反修例事件時也有與食衞局見面。惟罷工事件後,當局再未有主動聯絡協會商議醫療政策,「以前有議題就會開會,但去年整年,到年尾我們要求見,才開過一次簡短的會。」至於醫管局方面,雖然協會與局方每兩個月一次的會議依然繼續,一些福利措施仍可以討論得較深入,但在涉及防疫及宣誓等議題卻感受到局方不太願意與協會討論,「他們都很坦白跟我們說,這些都不是我們可控制的範圍。」
  前線醫生聯盟近日宣布解散,她相信,未來為會員向醫管局爭取福利應會較困難,「工會無財無權,靠的從來都是工會的人數。」雖然協會從未就任何純政治議題表態,但她指難以預料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未來會否同樣受壓而面臨解散。
  走過風雨飄搖的兩年,馬仲儀恰巧在「六一二」卸任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一職。回首上任兩年,她曾代表協會在不同議題表態,有人批評她走得太前,亦有人希望她要走得更前。她指,反修例運動令社會撕裂加劇,亦令醫護政治立場壁壘分明。
  她又指,為免捲入政治紛爭,工會表態已變得小心翼翼,「擔心行動招人話柄,會攻擊協會甚至整體醫療前線同事。」她強調,每次發聲都不是基於個人取態,表態與否全取決於行動會否影響協會運作,以及平衡不同職級同事意見。以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醫護罷工為例,公共醫療醫生協會雖不支持罷工,但亦有背後支援同事。
  回首上任兩年,她認為很多事都未盡人意,但對所做的事沒有後悔,慶幸與執委一同工作。退下火線後,她會投放更多時間在學術方面,但如有合適的議題,都會繼續發聲。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