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紐約時報》克魯明:從「恐日症」到「恐中症」

上世紀80年代末,由於對日本經濟崛起的擔憂,美國興起了「日本要接管全世界」的言論,繼而產生了對抗日本崛起,尤其是半導體產業的相應國家工業政策。之後,大多是關於日本經濟衰落的報道。

《紐約時報》發表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PAUL KRUGMAN)的評論,當年美國對日本的成功和失敗的報道,都是被過分誇大了。其實在過去的30年里,日本和美國的經濟發展增速大致相同。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

而如今,這種擔憂變成了對中國。然而,雖然拜登政府的「呼籲」比特朗普政府「聰明得多」,但本質上都是經濟民族主義。所以,「拜登政府不會像特朗普對雙邊貿易平衡的痴迷那樣去做蠢事,但也不會回到幾十年來作為美國大部分政策特徵,即是對全球化的不加批判的擁抱。」

以下是克魯明擇譯:

經濟民族主義拜登版

如果你不到50歲,你可能不記得什麼時候「日本曾經要接管世界」。但在20世紀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許多人對日本的經濟成功非常著迷,擔心美國的衰落。機場書店的所謂非小說區充滿了以武士為封面的書,承諾會教你日本式管理的秘密。邁克爾·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有一本暢銷小說《旭日東升》(Rising Sun),講述了日本將要統治世界的迫在眉睫的威脅,之後他又轉向了去寫恐龍了。

- 閱讀更多 -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