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upload_article_image

田飛龍指中共被污名化「一黨專政」 愛國者治港破解「民主抗共」

黨的代表性,本質上高於訴諸程序主義的民主代表性。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在內地媒體撰文,指在港由於過度西化和長期本地教育的結果,精英階層和青年學生普遍認同一種「泛民主」的價值觀和歷史敘事。他舉例,溫和如民主黨的「民主回歸論」,激進如本土派的「時代革命論」,都將價值基底落實於「民主」,並將民主武器化,用作兩種用途其一,「民主抗共」,即宏觀上持續批判黨國體制,甚至要求「結束一黨專政」如支聯會綱領;其二,「民主奪權」,即政治實戰上用於打擊特區政府和建制派,領導選舉工程和社會運動,逐步奪取香港管治權,完成香港「顏色革命」。

資料圖片

他批評,這樣的民主政治遊戲,若是在《基本法》範疇內本分而行,則危害性可控,香港活力與國家發展利益均可保持,但如果超出法治範疇而尋求顛覆性革命,則危及「一國兩制」底線,造成各方利益受損,國家必然介入管控。《港區國安法》和新選舉法就是國家權力「進場」和「在場」的顯著表現,由此不可逆轉地改變了「一國兩制」的內在權力生態與憲制平衡,造成了本土極端勢力和外部干預勢力在政治上的「大潰敗」。

- 閱讀更多 -

Tags: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