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雪•象•村


 

雪·象·村

 

在雪象村,我沒遇見雪與大象

布吉鎮,聽起來就像

——不急!鎮定!

在坂田的上空

有貌似亶聰的雲

有葡萄架懸在頭頂

 

但粗獷的藤已經乾枯

我習慣在都市寫詩,由於麗譙林立

我也習慣了向上仰望——周末

或徜徉隗隩,隱居的澗

叮叮咚咚

山風吹拂臉頰

 

很久以來,我渴望種菜,養雞

養一聲不吭的花

夏季,荔枝在樹上「萬山紅遍」

旖旎魚池,卧在石階上

像姜太公的床

在車公廟,我寫不出波瀾文字

 

沅芷澧蘭

只求緩慢變老

看藤葉一片片變黃,飄墜

看泛濫的欲

在天際

划出一道深深的傷口


(詩/吳再)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