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揭秘:大清王朝的改革「新常態」引發兩大病根


右圖為恭親王

1867年3月29日,正於京師任職的翁同龢晨起出門,大風迎面撲來,剎時間「黃沙蔽天」,此後一連數天,暮春之際的京城罕見地經歷了狂風、揚沙、霧霾、大雨、暴雪等幾種天氣。在古人心中,天象詭異常與政情乖亂相伴,果然都城內外已是喧囂一片。

與此同時,北京的政壇也已風起雲湧。所有這一切,皆源自總理衙門不久前公佈的一項舉措:京師同文館將添設天文算學館。

沒有頂層設計的新政

民國學者蕭一山曾將一部晚清改革史劃為四期:「道咸之際,海防為一時期;同治時代,自強為一時期;光緒前朝,時務為一時期;甲午以後,維新為一時期。」蕭氏所言之第二階段,即恭親王主政洋務時期。任何改革皆有綱領性文件,洋務新政自概莫能外,不過其總綱卻極其特殊。咸豐十年十二月初三,親歷京師橫遭英法血洗之痛的奕訢,聯合桂良、文祥諸大臣上奏《統計全局酌擬章程六條呈覽請議遵行折》。在折中,奕訢等人認為綜計天下大局,“是今日之御夷,譬如蜀之待吳”,“今該夷雖非吳、蜀與國之比,而為仇敵則事勢相同。”他指出,權衡勢之順逆,事之緩急,清廷應當“滅發捻為先,治俄次之,治英又次之”,採取“外敦信睦,而內示羈縻”之方針。至於對內,平叛之外,更應厲行改革。具體而言,恭王列出六條章程:“京師請設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以專責成也”“南北口岸請分設大臣以期易顧也”“新添各口關稅,請分飭各省就近揀派公正廉明之地方官管理,以期裕課也”“各省辦理外國事件請飭該將軍督撫互相知照,以免歧誤也”“認識外國文學,通解外國語言之人,請飭廣東、上海各派二人來京差委以備詢問也”“各海口內外商情並各國新聞紙請飭按月咨報總理處,以憑核辦也。”當然,六條章程僅為治標之策,“探源之策,在於自強;自強之術,必先練兵”。故六條加練兵,便構成了洋務自強之總綱。

- 閱讀更多 -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