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第一例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以來

mmexport1616579475933_[B@49af59e,關於“病毒”就是從武漢傳來的謠言一時間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當我們還深處驚恐當中時,某些國家和外媒就像蜜蜂聞見了蜂蜜的味道,圍著我們打轉,他們好似找准了什麼機會,並且抱著絕不放過的心態來不斷“刺激”我們,可是蜜蜂如果使用毒刺,最後也會導致自己的死亡。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出處也是一直充滿著爭議,在這風浪口,無數人想要發表自己的觀點,閆麗夢、班農、郭文貴,福奇以及各路科學家和學者、記者,媒體。在他們其中一些人看來,這好像不是一次“災難”,而是一次狂歡的“派對”,他們群魔亂舞,各顯“神通”。

對於“病毒”的研究本就應該是透明、公開,這是一次全球性的災難,人類這一次本應該共同抵禦,為子孫後代造福,可一旦摻雜政治因素,全都變了味,以“閆麗夢”為工具人的三人組,不斷在社交媒體上發佈毫無論據的“證據”,引導輿論的方向。世衛組織本就證明這次的“病毒”出現與我們的實驗室無關,可最後卻有人打翻了自己的說法,近期,隨著福奇電子郵件的曝光,閆麗夢團隊又找到了新的炒作理由。閆麗夢似乎很高興找到了新證據,在社交平臺大談“新冠病毒改造論”,想要讓人們相信新冠病毒是武漢實驗室釋放的生化武器。但是,她卻忘記了,新冠病毒起源於實驗室一開始就是他們的陰謀。

沒有人覺得病毒研究就一定有錯,它甚至可以在科學範圍內的一定程度上幫助人類文明的進步。可是,如果毫無根據的對“病毒功能增強研究”進行猜測或者臆斷,便是有預謀的政治構陷。

- 閱讀更多 -

bondnathanyny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