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送給父親《約定香奈兒》終公演 焦媛首度負責編舞

  焦媛親自編寫送給逝世父親的音樂劇《約定香奈兒》,去年因疫情綵排完也被迫停演,終在下月13及14日在屯門大會堂正式公演。焦媛坦言經過一年沉澱對爸爸思念的感受已有所不同,所以不但劇本有所修改,還親自執導及首度負責編舞。疫情下,她又趁機開設個人頻道「Chillchiu」完成另一個夢想。撰文:杜淑霞 攝影:譚壹致 場地:FWD House 1881富衛1881公館
  焦媛10年前曾創作舞台劇《容易受傷的女人》紀念逝世多年的父親,去年再親自編寫音樂劇《約定香奈兒》送給爸爸,她形容是個自虐自療過程,每日寫劇本回憶起爸爸就喊幾次。去年初因疫情被迫停演,現終能搬上舞台,她坦言心情已大不同,整個劇亦有所調整,「基本上係由零嚟過,自己參與部份仲多咗,2020年1月時有導演有編舞,今次我覺得要自己全部做晒,導演外連編舞都係第一次嘗試,劇本同上次都有好多改咗。今次有個藉口畀自己編舞,因為係講緊我同我爸爸之間故事,冇人可以了解,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編舞同有排舞老師真係有唔同,我成日話你唔係讀嗰瓣令到自己仲多可能性,唔識就會純粹感情去表達,反而仲好玩。」  
  這個轉變只因焦媛對父親的看法跟去年已有分別,她上年講到父親會忍不住喊,今次只是眼濕濕,「最大唔同係輕咗啲,我對佢嘅思念,冇舊年咁沉重,以前對佢嘅愛同思念,係一講就會喊,o依家都會嘅,但係個程度轉變咗,以前我唔覺得要將佢安頓喺我心入面一個位置,我好想佢出現返,過咗年幾後,我唔可以死守苦纏住要求佢返嚟,我要將佢放下,放下唔代表忘記佢,要將佢擺喺我心入面,佢有個好特別嘅位置安頓好。」她又笑言對爸爸較偏心,但已有計劃將描述母親的故事拍成短片送給媽媽。
  以往舞台演出排到密麻麻的焦媛,在疫情下亦有新轉變,更開了個人頻道「Chillchiu」,「當然愈多人睇愈開心,但呢個唔係我最首要目標,真係想實現自己心入面少少夢想,就係拍嘢,但係我會縮到最後,我唔係被訪者,反而會喺鏡頭後面多啲。」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