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文貴班農閆麗夢互撕,喜國大內訌方興未艾

 

郭王與閆王之間的互撕,自7月14日已然公開化。郭文貴在病榻之上,指示螞蟻幫戰友兵分兩路,依法懲賊路德、閆麗夢。縱然是親密戰友、英雄科學家,最終也難逃郭文貴口誅筆伐、肢體攻擊的命運。嗚呼哀哉,令人心寒。可以預見,如此窩裏鬥的好戲今後還會喜國境內一再上演。粘郭必倒黴,諸位戰友,吃瓜圍觀可以,切勿泥足深陷,否則難以自保,最終落成了爺爺不疼、奶奶不愛的結局,豈不淒慘。

路德,王定剛,原在廣州做監控設備起家,鬼使神差,溜到美國,與郭文貴廝混一處。對於郭文貴而言,王定剛做路德時評、路德訪談,從旁策應爆料革命,的確勞苦功高。對此,郭老欺也不否認,而且贊不絕口,“這路德看出上去就像佛祖一樣”,所以,欺哥就願意給GTV股份30萬股,同時揚言要給康州的147萬別墅給路德和妻子小蔡和孩子們住,對此,路德感激涕零、泣不成聲,“文貴先生太偉大了”。投桃報李、禮尚往來,是為人之道。但郭文貴自始至終並沒有平等對待路德,就像對待曾經的曲龍、李友、郭寶勝、Sara等等一幫勛舊一樣,後者在郭文貴心目中只是棋子和工具,讓路德做法治基金主席抑或是通過自媒體散布流言蜚語,甚至替川普出頭,造拜登家族的硬盤門,路德這個炮灰做得五體投地,以致於淪落到被FBI跟蹤調查,而郭文貴卻有卸磨殺驢的動向,比如指派長島哥、蒙面瑪法大擺鴻門宴,質問路德與Sara的關系,甚至揚言路德對爆料革命不是百分百信任。做人如此,豈能責怪路德奮起自保,反戈一擊?!

- 閱讀更多 -

評論員馬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