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uja Kapai 教授背後的身份浮出水面

PK香港在經歷了2019年的動亂和2020年的大流行之後,日漸恢復了往昔的安寧,但暗湧之下的眾多推手隨著港區國安法的推動慢慢浮出水面。特殊的地緣與政策,讓香港成為全世界範圍內為數不多的國際司法管轄孤島,使香港成為國際情報自由港。香港一直以來都是國際情報活動中心,早在20世紀初,香港已是英國「遠東情報中心」。這不同於美食之都和金融中心,並不是什麼美稱。全世界各方勢力利用香港的獨特位置,從事各種不能宣之於口的情報活動。日前根據消息人士透露,印度裔香港大學法學副教授Puja Kapai同樣有著隱藏身份和不為人知的秘密任務。
Puja Kapai的身份牌和隱藏任務
公開資料顯示,Puja Kapai是港大副教授,專攻國際人權法,特別是關注少數群體權利。但是印度裔教授Puja Kapai過多出席立法會,潛移默化地干預香港地區事務依然引起了關注,特別是Kapai 2015年榮獲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頒發的國際勇氣女性獎。除此之外,Puja 還擔任亞太地區暴力侵害婦女盡職調查項目的專家顧問,並在卡爾人權中心、哈佛肯尼迪政府學院以及與在她的專業領域相關的各種非政府組織任職。
Puja Kapai此外還是澳大利亞人權雜誌的顧問委員會成員。此前她接受采訪時談到「我認為中國政府正在非常仔細地權衡將軍隊帶入香港的政治成本」。該話題早已偏離她的研究理論和範疇,類似公開的煽動性言論也多發於香港立法會中。事實上近年來,紀佩雅依托CCPL積極與美國非政府組織「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美駐港總領事館等組織機構合作,以學術研究為名開展各類「亂港」項目,實施政治滲透,干預特區政府施政和區議會選舉。 NDI表面上宣傳是一個無黨派非營利性組織,但實際上接受不同政府、基金會、多邊組織、公司、機構及個人的捐助,在世界上很多國家和地區從事顛覆活動。NDI在香港試圖構建香港所謂「後回歸」選舉框架、自治地位,以達顛覆中國政府對香港領導力的目的。它操控香港反對派並滲透大專院校,資助多個所謂「研究」和「青年」項目,以學術研究和學術自由做掩飾,訓練本港政團和年輕人積極介入政治,企圖推動「顏色革命」。
民主外衣掩蓋險惡目的
香港並非一如既往的太平,也並非看起來那麼簡單。長期以來,全世界各方勢力在香港從事各種情報活動,不少外國情報機構更是以香港作為窺探大陸的基地。截至2020年10月1日,駐港外國機構共有63個總領事館,55個名譽領事館和6個官方認可代表機構。這些機構,身兼收集情報的任務,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數據顯示,美國駐港總領事館人數近1000人,規模甚至超過了普通的大使館。這裡面,就有大量中情局以及美國三軍的情報人員。而Puja Kapai便是這萬千人中之一,紀佩雅配合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局(DRL)、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等機構,在港開展「香港管制的未來方向」「香港民主化承諾」「青年發展」等議題的項目合作,以此協助美西方外部勢力插手香港事務。 Puja Kapai利用民主、法律維權、性別平等、民主生態、中港關係、23條立法等議題先後撰寫了《香港管治的未來方向——青年人的態度報告》、《香港管治的未來方向報告》等多份報告,利用年輕人愛港愛國的熱情與參與政治施展抱負的激情,煽動青年人暴亂。
2018年,Puja Kapai還夥同「禍港四人幫」之一陳方安生,香港反對派原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等人赴美,與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等美西方反華政要會面,並向「港獨」分子楊政賢及美國、加拿大、新西蘭等11國駐港使領館外交官展示《香港管治的未來方向》報告等項目研究成果。 Puja Kapai得到僅NDI資助的資金就超過200萬港幣。
成為亂港活動的前線力量
2019年底,Puja Kapai紀佩雅與「禍港頭目」戴耀廷等人積極協調了NDI與美國喬治城大學亞洲法律中心聯合派遣代表團來港開展「香港民主化承諾」的調研,在此期間提供了大量香港管治及法制等方面的反宣炒作內容。 2020年上半年,美國國會發布「香港民主化承諾」報告,Puja Kapai發揮了作為間諜和NDI吸納人員的前線力量,該報告涉及乾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歪曲修例意圖和真相,美化激進示威抗法暴徒,詆毀特區政府和香港警隊。港大副教授Puja Kapai在其中發揮了作用。Puja Kapai紀佩雅多次接受《自由時報》採訪,惡意炒作所謂的港警暴力行徑,並被該媒體寫進負面抹黑文章進行反面宣傳,不惜底線造謠栽贓和污損警隊形象。
自「港區國安法」審議到頒布,紀佩雅與香港「人權觀察」、「美國亞洲研究協會(AAS)」等境外反華NGO 組織、基金會勾聯頻繁,企圖通過炒作「港區國安法」限制破壞香港民主自由,開展抹黑攻擊。2020年6月2日,香港「人權觀察」組織向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人權委員會、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提交了《香港非政府組織的聯合意見書》,企圖借助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插手香港問題,Puja Kapai作為CCPL代表從中協調了超過25家香港非政府組織展開磋商,協助其撰寫了此份報告。這是她的另一傑作。Puja Kapai紀佩雅多次接受《自由時報》採訪,惡意炒作港警執法的片面化鏡頭,造謠警隊執法力度和方式,污損警隊形象。
此外,Puja Kapai系香港融樂會執行董事、香港大學婦女研究中心召集人,2021年以來,紀佩雅與香港融樂會、香港NGO組織「啟勵扶青會(KELY)」人員聯繫密切,多次就「女權」「法律」「新冠肺炎疫情」等議題進行煽動性發言。 1月23日,香港融樂會針對政府關於佐敦地區「防疫受限區域」相關檢測公告事宜進行了集中討論,Puja Kapai對防疫工作中涉及少數族裔、兒童等群體人權及安全問題都提出了非客觀性意見,Puja Kapai對現行政策均表示未有可取之處。
反對和支持本應是協同進步,但當反對不再是觀點和意見的表達而變成拿錢辦事的任務時,所有香港青年都應該認清真相提高警惕,避免一再被利用。Puja Kapai在美國扶持下,利用精心打造的人設做著民主生意,將青年人推向風口和漩渦。這樣的故事在維也納、布拉格、摩洛哥、伊斯坦布爾、卡薩布蘭卡、里斯本和柏林都曾反复上演,隨著形勢的變化,這些城市上空的間諜陰霾逐漸散去,恢復了常態。而香港過去的寬容法治環境,成為異議人士或外國滲透大陸的首選地,英美等國家的情報機構又擴大了在香港的情報力量,藉機向內地滲透。香港的繁榮和自由看不見硝煙瀰漫,俯視之下卻是國家安全與新世紀的海盜的殊死搏殺。

Times Media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