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公眾號,我最後的地攤


詩人們或通宵喝酒或通宵寫作,自費印刷自己的詩集互贈詩友,可以不買房,但絕不能不買書,幾乎每個詩人家裏都是書從客廳一直堆到門口,從書架一直堆到床上。當然,其中也不乏詩歌致富的案例:比如有一位女詩人就曾因為自己的詩集賣不出去又沒有地方擱,迫不得已買了一間車庫專門存書,十年過去了,詩集還是沒賣完,但車庫增值了十倍。這個故事大概非常正能量地證明了,好看的皮囊全憑運氣,有趣的靈魂我們也可以自食其力。後來這位詩友把這段經歷又寫進了詩里:一切生活皆素材。——戴濰娜(詩人,畢業於牛津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博士)

 

公眾號,我最後的地攤

 

年過半百

對視頻毫無興趣

對五花八門的「號」

也「熟視無睹」

也就微信,也就公眾號了

這是最後的一個地攤

 

當愷風拂過,安撫的良言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