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街角的醉蝶花



街角的醉蝶花

 

 

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說

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

——是啊,你原先面對的河

早已去了遠方

入了大海

愛情,有時也是

 

億萬年後,風雨雷電是否依舊

帝王將相是否依舊

才子佳人是否依舊

地球、火星、水星

是否還是鄰居

「永恆」,就是“輪迴”

 

在塵寰,有人在呼吼,在興奮

有人在扭擺,在悲惵

青藏高原仍舊高高在上

有個詩人

一手抓扯太陽,一手揉捏月亮

又過了億萬年,星星也疲憊了

 

不如

停下腳步

端詳一下街角的醉蝶花

一朵,一簇,一片

在清晨,在黃昏

目送瘦童羸馬

 

 

(攝影/詩:吳再)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