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來論】「民陣」600萬捐款去向成謎 警須徹查

  六百萬港元是一筆不菲的資金,可以獎勵奧運金牌選手,也可以資助很多社會公益活動,但卻不能下落不明,更不允許心懷不軌的人藉人權、公義之名來斂財。
  筆者近日在媒體看到,長年以爭取人權為名而多次籌款發起反政府示威的民間人權陣線(民陣),更像是一個招財風水陣,近年多次透過眾籌形式在遊行中向參與者募集近六百萬元資金。根據資料顯示,民陣及多個主要團體近年在「七.一遊行」公布籌款項總額均逾一百萬元,例如在一六年、一七年、一八年,分別籌得約一百五十七萬元、一百五十九萬元及二百六十六萬元,僅此三年已有五百八十二萬元進帳。
  該筆鉅額資金來自社會募捐,並未用於改善香港人權,到底是成為個別人士自肥腰包的小金庫,還是用在涉嫌破壞國家安全之事,支持者難道無權知道?警方豈有不徹查之理?!
  「民陣」雖然經常走在反對政府的前線而博得很高知名度,但原來它的資金管理模式向來並不透明,最近媒體持續關注這個組織,發現涉及最少四宗罪:包括涉嫌違反《社團條例》,近六百萬公眾捐款下落不明,團體管理混亂,甚至可能涉及洗黑錢或者成為外部勢力干擾香港政局的化身,有媒體直指該機構可能違反香港國安法,呼籲警方及國安部門介入徹查。
  筆者認為警方應該加快速度,嚴肅清查相關事件。在國安法通過前的一段時間,有不法之徒藉「爭取社會公義」、「民主自由」等名義開設很多組織,不時發起眾籌,利用社會群情洶湧之時還有香港人樂善好施的優良美德,動輒可籌得數百萬元乃至上千萬元,但相關組織之後如何運用該筆資金,卻乏人監管,民陣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巴士司機鍾松輝作為民陣臨時召集人,坦言民陣資金主要透過舉辦活動及籌款獲得,也會接受其他友好團體的資助。但被媒體問及資金管理問題,他卻一問三不知,堅稱前任召集人陳皓桓「並無交代」,自己一概不知。他甚至表示,早前多個政黨或團體宣布退出民陣之後,自己也不清楚目前民陣還有多少團體成員,也沒有屬會名單。向媒體聲言「民陣已停止運作,秘書處亦已解散,暫不會再有活動」,至於會否因此解散民陣,他則指非他一人能作決定。
  作為一個活躍社會多年的團體,原來民陣竟然從來沒有正式進行社團註冊,嚴格來說屬於非法運作的團體,也無法開設銀行處理這筆最少五百八十二萬元的捐款。據悉,該筆鉅款主要寄存於核心團體,包括已退出民陣的「街工」及「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的銀行戶口。但梁耀忠主導的「街工」被傳媒追問時卻拒絕回答是否曾參與管理這筆錢,那到底這筆鉅款何去何從,是需要還公眾一個明白。媒體認為當中可能涉及「洗黑錢」甚至國安法罪行,呼籲警方與國安部門介入調查。
  媒體進一步追查出,民陣資金或涉外部勢力,包括職工盟及聲稱已退出民陣的「香港人權監察」等主要成員團體,過去曾被揭發多年來一直收取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數以千萬元計的資助,主要用於資助民陣推行反中亂港運動。警方及國安部門應就此方向深入調查,若證實曾經獲基金會資助,應盡速引用國安法取締相關組織,還公眾一個交代,畢竟疫情後的香港已無能力再承受多一場社會暴亂。
  楊莉珊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九龍東區各界聯會常務副會長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