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河南兩位「抗疫老將」,為何會栽了跟頭?

疫情以來,經常有那些無心之下傳播了病毒的感染者,遭到網民的苛責,甚至是編派栽贓。這種「感染者有罪」的社會心理,其實挺值得警惕的。但是這兩天南京的毛大娘實在讓人有點無語。

7月20日她居住的南京祿口街道因為發現感染者,已經宣佈封控管理。她第二天即從金陵下揚州,來到姐姐家裏又是逛街又是打牌,還對公安機關隱瞞行程。 這位大娘已經被刑事拘留了,一想到她出了病房之後或許還要進牢房,真是不知該說她什麼好。不過按下大娘的昏聵不表,已經封控管理的祿口街道,怎麼讓一個老太太離開的呢,實在也不能說當地的防控沒有漏洞。如果揚州的棋牌室能控制一下人數,綠碼、行程碼登記能認真一點,毛大娘也進不去,與棋牌室相關病例也不會多達幾十例。

這一波疫情接二連三,多地開花,大部分都和南京祿口機場有關。但鍋也並不能全都推出去。 還沒有完全從水災中解脫的鄭州,又陷入了疫情的圍困之下。自7月30日發現首例確診病例以來,鄭州已發現感染者63例。基因測序表明,最初2名感染者雖然也是攜帶德爾塔變異病毒,但與南京祿口機場源頭無關,而是與緬甸入境並在鄭州市六院進行治療的確診患者毒株高度同源。也就是說,鄭州這是一次獨立的傳播事件。 而鄭州這次的直接感染者,都與鄭州市六院有關,有醫院的保潔員、醫護人員,也有住在醫院旁邊的居民。結合基因測序結果不難理清,這又是一起管理不善造成病毒外逸的事件。祿口機場是將境內外航班混合清掃,鄭州六院本來就是新冠定點收治醫院,卻反而造成境外流入病毒在境內傳播,失職失責難分伯仲。和祿口機場事件後的人事處理一樣,鄭州方面很快免去了市衛健委黨委書記、主任付桂榮,六院黨委書記馬淑煥的職務。 我查了一下,與剛被免職的江蘇東部機場集團黨委書記馮軍不同,付桂榮和馬淑煥都不是剛剛才調任衛生崗位的外行。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