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來論】新選舉制度 重塑香港政治生態

  完善選舉制度是中央在香港執行撥亂反正、確保「一國兩制」全面準確實踐方針中的一項重大戰略部署。回歸以來,香港選舉制度的最大缺失和漏洞,是它任由那些不接受香港特區的憲制秩序、以鬥爭對抗為綱和蔑視法律與道德規範的反中亂港分子和他們背後的外部勢力,得以通過選舉堂而皇之進入管治架構,並憑藉他們在管治架構特別在立法會內的存在,惡意和肆意干擾和破壞特區的管治。
  與此同時,他們運用他們在管治架構內取得的地位、權力和資源勾連社會上的反中亂港勢力發動和組織群眾進行抗爭和暴亂。在原來的選舉制度下,反中亂港勢力得以長時間肆意妄為,香港的政治文化遂亦淪落為不利於政治穩定,良政善治和理性務實的劣質政治文化。這種劣質的政治文化的本質是「泛政治化」,即所有事情都從政治立場、政治利益、政治鬥爭和政治情緒的角度來作出觀察和判斷,從而導致政治鬥爭、對立分化、非理性行為、人身攻擊、野蠻無禮、造謠抹黑、暴力相向、旁門左道、政治立場作為判別是非真偽的標準、扭曲事實與真相、乃至違法亂紀等現象充斥並逐步成為常態。
  代表理性、高尚正派、以整體利益為依歸、顧全大局、實事求是、相互尊重、圍繞着解決問題的政治和政策討論和辯論的優質政治文化則付諸闕如。久而久之,這種劣質政治文化不但毒化了香港的政治生態,破壞了香港的穩定、損害了香港的法治,而且快速在社會上蔓延,對香港的社會環境、經濟發展和人際關係造成了長遠的禍害,對年輕人的荼毒尤其厲害和深刻。
  新的選舉制度在制度層面徹底改變了原來的選舉制度和政治格局,並重塑了香港的政治生態。
  第一,在新的選舉制度下,反中亂港分子和激進反對勢力,難以通過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的審查而取得參選的機會,因此不能再利用選舉活動和過程來宣揚其反共反中反政府的主張。所以,香港日後的選舉的主要議題將會是關乎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經濟社會發展、民眾福祉等實務而非政治議題。第二,在新選舉制度下舉行的的三場選舉中,候選人的絕大多數都會是愛國愛港人士。在反對勢力缺位的情況下,香港的選舉將不再是激烈和殘酷政治鬥爭的場合。第三,未來三場選舉的候選人絕大多數是愛國愛港人士,而且因為更多有志之士爭取加入愛國陣營,有意參選者人數必然眾多,候選人之間的協調和競選過程肯定會相當激烈,然而卻不會公開發生並引發社會分化衝突。第四,在新的選舉制度下,特別是選舉委員會的擴大和代表性的增加,愛國力量內的不同利益和觀點會比從前更多元化。在更多不同背景和方面的愛國愛港人士參選的情況下,《基本法》一貫強調的「均衡參與」的原則將會得到更好的體現。
  第五,在新的選舉制度下,一些關乎民生福祉的議題在這三場選舉中將會得到更多的關注和表達。經濟發展、產業結構多元化、土地房屋、貧窮和貧富懸殊、人口老化、年輕人上流和發展、教育、醫療、社會福利、勞工權益、交通、環保等社會民生問題將會是所有候選人藉以表現自己的重要議題。
  第六,新的選舉制度規定,立法會地區直選的議席共有二十席,比上一屆立法會直選的四十席(三十五席地區直選議席和五個「超級區議會」議席)大幅減少,在新的立法會的九十個議席中只佔極少數。在地區直選中,反對派的候選人應該只有數名,而且應該是立場比較溫和的「泛民」成員。也就是說,反中亂港和激進勢力背後的民意不會在地區直選中反映出來,而愛國愛港的候選人也不會刻意亦毋須尋求那些民意的認可。因此,即便在選舉過程中較為「火爆」的辯論會出現,但地區直選應該不會如過去般淪為政治鬥爭、謾罵攻擊、造謠抹黑和分化社會的場所。
  第七,反對派過去在選舉中經常提出的政治議題在這三場選舉中肯定不會出現。這些議題包括反共反中、反政府、「港獨」、各式本土主義等主張。就連政制改革或「民主化」的議題也會首次在香港的選舉中絕迹,原因是香港今後的選舉委員會、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辦法已經在法律上由全國人大和其常委會確定下來,在可預見的未來都不會改變,因此提出政改議題並無實際意義,也不會打動人心。事實上,長期以來,在反對派的政治操弄下,政制改革成為了香港政治生活和選舉過程中的「永恒」和「首要」議題。不過,在中央果斷出手後,政制改革問題已經塵埃落定,實際上已經被徹底處理,因此難以再被用來動員和分化選民。總的來說,在未來的三場選舉中,過去長期左右選舉結果的政治議題不再存在,因此而引發的政治鬥爭也不會在選舉中發生。
  回歸以來,在香港舉行的選舉在不同程度上都是愛國愛港力量與反對派的政治較量。選舉不但沒有產生凝聚社會的效用,反而不斷增加社會上的分化和對立,更讓香港的政治文化愈來愈劣質化,為特區的管治、政府與民眾的關係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帶來極其惡劣的影響。在新的政治和法律形勢下,陸續舉行的三場重要選舉將會是前所未有的、反中亂港勢力缺席、與憲制秩序牴觸的政治議題消失、和在較為平和與守法的氛圍下進行的選舉。
  更為重要的是,新的選舉制度將會在幾個方面重塑香港的政治生態。回歸後「泛政治化」不斷惡化的趨勢將會戛然而止。理性、務實、文明、守法、實事求是、相互尊重和對事而不對人的新政治文化將會蔚然成風。各類選舉不再成為政治鬥爭、民眾割裂和社會不穩的因素,反而是維護國家安全、建構良好中央特區關係、促進港人與內地同胞感情、團結與壯大愛國力量、遏制反中亂港分子、促進社會和諧、強化港人對國家的向心力、凝聚政策共識和推動改革發展的有力制度保障。在新的選舉制度下,行政立法關係必然順暢,這將有助於香港特區的強勢和有效管治。過去阻撓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障礙將被一一清除,社會各界將會聚焦於利用好中央利港政策所帶來的機遇來推進香港的發展, 並在持續發展和改革的基礎上破解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所有這些都會為香港「一國兩制」行穩致遠打下堅實的基礎。
  劉兆佳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榮休講座教授、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
  

往下看更多文章

趁「祖」翻身

  誰會想到祖雲達斯六十年來首次意甲首四輪不勝僅排尾三?據報,老婦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