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晚清教育家嚴修的結婚紀念詩

也成嘉耦不成仇

——晚清教育家嚴修的結婚紀念詩

在晚清士大夫詩集中,人們可以看到家國天下情懷,讀到仕途窮達之嘆,卻鮮能見到有關婚姻的書寫。但在著名教育家嚴修詩集中卻有一組結婚紀念詩,寫得真誠且坦蕩,值得細讀。

嚴修(1860-1929),字范孫,號夢扶,別號偍屚生,天津人。晚清時期曾任貴州學政、學部侍郎等職,是典型的士大夫。其於學部侍郎任上致力於推進教育改革,後又創辦諸多新式學校,如南開大學、南開女中、南開小學,又是著名教育家。《嚴范孫先生古近體詩存稿》中收錄一組《結婚滿四十年紀念詩》,計有15首絕句。這組詩最初發表於1918年的《婦女雜誌》,是嚴修借西方結婚紀念日之習俗對自身婚姻不同角度的反思、書寫。

組詩第一首云:「泰西新語入神州,美滿婚姻要自由。翳我惟憑父母命,也成嘉耦不成仇。」「泰西」泛指西方國家,「新語」則指戀愛自由、婚姻自由之學說。婚戀自由的觀念自清末傳入中國,即得到開明人士的支持認可,如陳獨秀1904年所發表之《惡俗篇》中提到「戀愛自由」:「這也是他的戀愛自由,旁人要逼他嫁人,這本是不通的話。」林紓在《〈紅礁畫槳錄〉序》中表示對婚姻自由的認可:「婚姻自由,仁政也。苟從之,女子終身無菀枯之嘆矣。」蔡元培則在原配夫人亡故後踐行了婚姻自由的觀念,於1902年與黃世振女士自由結婚。至新文化運動時期,經過輿論宣傳之加持,戀愛與婚姻自由為廣大知識青年所接受。而伴隨著自由戀愛、自由結婚,中道離異也成為常見現象,離婚新聞於其時報刊屢見不鮮。1917年《新青年》第3卷第6號所刊之《論婚姻之過去未來》中說:「戀愛的婚姻,恆有趨於極端之傾向。極端之戀愛婚姻,其弊乃不可勝言。人人耽於逸樂,不受縛於德義,故夫婦微有不和,則斷絕離異,惟恐不速。且不以生育為對於社會應盡之職,故殺胎溺兒,習見不鮮。」因戀愛、結婚自由而衍生出離婚自由,離婚自由又帶來一系列社會負面影響。有鑒於此,嚴修作《結婚滿四十年紀念詩》,希望借一己之婚姻體驗為「眾生說法」,實現人人白首偕老的願景,如其詩序中所說:「近者婚姻自由之說盛行,而中道離異者時有所聞……士無二三之德,而人人有百年偕老之願,是則愚夫婦所禱祀祁之者也。」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