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專欄│犧牲小我 完成大我

犧牲奉獻不是人人願為,也可能是力有不逮,因為對一般人而言,那種境界太崇高了,高得有人會批評你虛偽。偏偏今季的川崎前鋒,完全體現了一種為了日本足球未來的犧牲精神。

犧牲就得付出代價,川崎前鋒同意讓年輕主力三笘薰、田中碧季中外流歐洲,就是一種犧牲。兼之碰上車屋紳太郎、谷口彰悟、大島僚太和旗手怜央等人相繼受傷,川崎付出了亞冠十六強出局,日聯十分領先優勢不斷縮減的代價,如非橫濱水手近期自爆輸掉兩場關鍵大戰,川崎本輪前不可能與對手保持七分差距。

雖然從未說出口,但川崎的犧牲是對日本足球發展大局的服從。許多人沒注意到,打從一九九三年日聯元年開始,日本足壇便有一個百年大計,目標是贏得世界盃!不錯,是世盃,連南韓人聽到都覺得不可思議,日本人卻從青訓、培育人才外流,一直默默耕耘。

日本構思出一個育才循環,首先建立日聯青訓體系,發掘優秀新人成為職業球員;如果這些球員在日聯表現突出,無條件送他們出國留洋;當這些球星在歐洲積累經驗,然後回到日本創造一個更良好的足球生態。南韓人為擁有孫興民自傲,日本人明白一個孫興民成不了事,他們需要十一個同等級數的球員,解決辦法就是孕育更多英才。藍武士監督森保一近期周遊德國、比利時、荷蘭及法國,除了考察外流日將,就是計畫正在德國為國家隊建造訓練基地,將育才提升到一個新層次。

-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