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其追憶初戀,不如追尋玩具車仔

許多大男人,對「初戀」都有一份無名執着。姑勿論已婚、未婚,幾十歲、廿幾歲,追憶起年少事物,份外感概、份外起勁。對已有另一半的人來說,「初戀」或者是一個禁忌詞;但第一件玩具,相對地可以光明正大地追尋。「玩具」不是給小朋友玩的,是Kidult追憶童年的媒介。

 童年時玩車仔,任得想像力狂飆,打開兩邊車門變飛機、企起車仔就是《變形金剛》;電視播着《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單手舉起自己的愛車,喉嚨深處發出「嗚嗚」聲的引擎聲效,想像自己就是手中小車的賽車手,在燈號轉綠的一刻踩盡油門,與電視畫面中的真車同步飛馳。

 

你有這樣玩過車仔嗎?我有,《玩具車仔浪漫譚》的作者古永信也有。

 年紀大了,今日當不了賽車手,和這本書的作者一樣,當了老竇。握住七人車軚盤,負責仔女的送出送入,衝線當然沒我份,只有塞車時偶爾會想起兒時那些無拘無束,想像力過份豐富,對未來生活有無限FF的童年。

- 閱讀更多 -

李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