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upload_article_image

樹才:法國人關注李清照是因為女性主義?

話。電話那頭是詩人莫非,他們在談論的也是一位詩人,20世紀80年代與舒婷等人並稱「五大朦朧詩人」的江河,“幾十年沒見了,真是不可思議。”


資料圖:佛經《寶篋印陀羅尼經》在內蒙古圖書館展出。中新社記者 劉文華 攝

中華文明有一個很有消化能力的胃

樹才現在的另一個身份是中國社會科學院外文所副研究員,1990年至1994年他在中國駐塞內加爾使館任外交官,2008年獲法國政府頒發的「教育騎士」勳章。這些經歷,用樹才的話說是給了他一個社會人格,“詩人不總是那麼合時宜。”現在的他做詩歌翻譯、搞研究、教孩子寫詩,“我還是願意回到美學的現場,被語言包裹著。”他慢悠悠地談論著詩歌翻譯、中法文化以及20世紀80年代那個屬於詩歌的黃金年代。

放下電話,樹才開始講述江河的事情,「自他1988年去美國,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而這次樹才意外地得到江河的消息還是因為詩歌翻譯,“他在美國精神苦悶,迷戀上了用法語寫作的羅馬尼亞哲學家埃米爾·齊奧朗,托莫非問我是否翻譯過齊奧朗。”樹才沉浸在詩人的語境中,“他經歷了什麼,能讓他迷戀上齊奧朗,一個一生都在嘗試自殺的哲學家?”

- 閱讀更多 -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