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元稹與裴淑的婚姻生活及琴詩贈答

編者按 年譜、行年考、作品系年等成果,對文人生活中的科第、仕宦、交遊等更為關注。本期的三篇文章另闢蹊徑,《韓愈的人生困境及思想突破》從韓愈家庭生活和仕途坎坷入手,揭示了他長期身處人生困境,卻能胸懷天下,首倡「道統」說,完成思想突破。《南朝文人的「山居」生活》著眼於居住方式,對南朝文人山居生活的類型、文學表現及其所體現的文人群體精神旨趣和審美理想作了分析。《元稹與裴淑的婚姻生活及琴詩贈答》則對元稹與繼室裴淑琴詩相和的婚姻生活,作了與眾不同的梳理。三篇文章對文人群體或個體生活所做的探索,均有新意,對相關作家和專題研究不乏啟示。

文人的藝術生活與家庭生活密切相關,感情、故事、人物形象乃至一顰一笑都會成為文學素材。唐代詩人刻意寫家庭生活的並不多,元稹是較為典型的一位。因《鶯鶯傳》的廣泛流傳以及元稹懷念韋叢的一批悼亡詩,特別是經典化的《遣悲懷三首》所產生的影響力,在元稹的婚戀生活中,讀者的記憶重點往往集中於「崔鶯鶯」和韋叢。但在元稹懷念韋叢的詩作中,少有關於藝術生活的記憶。元和五年(810),元稹被貶江陵士曹參軍,次年在江陵買妾安氏。安氏生有二子一女,後均夭折。元和九年之前,安氏於江陵辭世。安氏歸元稹之後,與之在江陵受苦多多。元稹並未因安氏出身低而棄之不顧,他在《葬安氏志》中,記下了這位與之相伴的苦命女子。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