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唐詩里的菊花意象——評《玉溪生詩集箋注》

【讀書者說】

唐代是詩的黃金時期,不僅「全民皆詩」,詩也全能,什麼都可以寫,什麼重要場合都不能沒有詩。據統計,唐詩選本600餘,當今選本不計入其中。然選本雲泥之別,高下優劣的差異大甚。不久前,復旦大學蔣凡教授相贈他標點的《玉溪生詩集箋注》,上海古籍出版社一印再印。馮浩的《玉溪生詩集箋注》,堪稱明清人研究李商隱的標誌性版本,“辨析入微,考訂精細”,屬於集大成研究,自問世日起,即“海內風行矣”,今人研究多本於此也。


《玉溪生詩集箋注》(唐) 李商隱 著(清) 馮浩 箋注 蔣凡 標點 上海古籍出版社

  以菊自寫的《菊》詩

翻閱馮本,李商隱寫花的詠物詩不少,而寫菊詩似就《菊》與《野菊》二首(不包括詩中以菊為意象的)。二菊詩寫於詩人的兩個人生階段,然其意旨彷彿,詩人以菊自寫,怨天尤人也怨自己,表現出急於擺脫窘境而無能為力的壓抑與無奈。先看《菊》詩: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