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民族管弦樂的藝術創新

民族管弦樂的藝術創新

——以民族管弦樂交響詩套曲《大運河》為例

  

日前,由北京演藝集團出品、北京民族樂團創排演,鄭陽作曲、譚利華指揮的民族管弦樂交響詩套曲《大運河》在北京中山公園音樂堂首演,作品的文化意義與藝術價值獲得肯定。


圖為譚利華指揮民族管弦樂交響詩套曲《大運河》。

民族管弦樂交響詩套曲《大運河》緊扣大運河的功能與文化特色,共分為序曲和7個樂章,通過運用中國民間音樂、大眾流行音樂、先鋒實驗音樂等多種音樂元素,表現大運河的歷史文化內涵。比如,《漕運滄桑》體現中華運河的歷史變遷,《舟楫通南北》與《黃金水道》體現運河航運帶來的商貿與文化交流融合,《運河明珠》體現大運河沿線城市與其所經8省份的民間文化風情……

該作品對中國傳統藝術技法進行了創新,既突出中國民族樂器音色,又實現了整體音響的均衡統一。套曲以民樂為主音色,其他音色作為烘托陪襯。比如《漕運滄桑》突出笙與嗩吶音色,《醉千秋》突出中國戲曲的旦角聲腔,《河上·天下》突出群鼓為代表的民族打擊樂音色。作品主音色的加強與渲染最體現匠心。比如,《漕運滄桑》的主奏樂器是嗩吶與笙,包括低音、中音、高音三種;《運河明珠》的主奏樂器是大中小三種阮;《醉千秋》中的旦角聲腔有京劇、崑曲和徽劇。同時,在讓不同的樂器組或獨奏樂器保持交響化運行中,明確區分其音量或演奏力度,有主有次,主間分明。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