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我為人人】專業自主 蕩然無存

  孖士打律師行植根於香港,是香港最具規模和歷史最悠久的律師行之一,前身為Johnson Stokes & Master,其後與Mayer Brown合併,其全球主席是美國人,全球管理合夥人是英國人,合併後的業務遍布全球,包括美國、北京和上海。孖士打作為香港大學長期聘用的律師行,早前代表港大就「國殤之柱」事件出信回應支聯會,但隔了數天又突然聲稱不再代表港大處理「國殤之柱」一事,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孖士打與港大之間有聘用合約,竟然在沒有合理解釋的情況下,背棄客戶,視合約為無物,不但讓人質疑這家英資和美資律師行的信譽,也使商人和客戶對香港的法律專業和可靠性存疑。我相信不少商業機構都會長期聘用律師樓,但身為老牌律師樓,孖士打今次既不專業,又不自主,打擊香港商界對這家英資、美資大行的信心。
  我認為孖士打應盡快解釋上述行為的原因,根據香港律師會《專業守則》,如律師行要終止與客人的合作關係,要符合特定情況,包括律師如無法從委託人處獲得明確指示、在聘用期間存在實際利益衝突、或兩家或更多公司合併後聘用人的變動等。如孖士打無清楚解釋,就不禁令人質疑今次行為完全是赤裸裸的被外國勢力干預。據了解,多名外國政客和所謂非政府組織連日來「脅逼」孖士打終止與港大合作關係,而孖士打在無任何清楚明確解釋下,公開指不再代表港大,不禁讓我想起以往不少所謂專業組織常高呼「專業自主」,為何今次未見這些組織的蹤影?
  社會很喜歡以「專業自主」四字大做文章,就連媒體的主管給予旗下員工工作上的意見,都被視為干涉員工的所謂專業自主,為何大多媒體於今次孖士打事件上默不作聲?而法律界的專業自主更加是「至高無上」的,那為何今次容許外國公然指指點點?傳媒以往亦對有人破壞某行業的專業自主大為緊張,喜歡大肆報道,但今次是明刀明槍地被外國勢力干涉,而令法律界的專業自主蕩然無存,如此大事,孖士打未有任何回應,傳媒亦未有跟進,我對那些選擇性跟進的傳媒的專業水準都相當質疑!公眾利益在前,理應跟進直至孖士打說明違約原因,及回應是否受到外國干預。
  還有那些公會,以往事無大小都高呼要捍衞專業自主,但今次香港律師會(律師會)、大律師公會等為何又袖手旁觀?如孖士打違反《專業守則》,我認為公會應發揮監察作用,依法介入,保障有關客戶和公眾的利益。
  「金漆招牌」的墜落
  事到如今,我相信市民都目睹「外國勢力干預香港法律專業自主」的戲碼活生生地上演。我過去四十年都有聘用孖士打,曾向他們披露商業秘密,我現時非常擔心,是否外國勢力於背後「說兩句」,律師行便會輕易地向外泄露客戶資料?我對「金漆招牌」孖士打律師行墜落如此感到萬分痛心!故我在此呼籲中小微企,聘用律師樓要萬分小心,否則下場會如港大般。
  張宇人
  議員,GBS,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