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地方大租金平 明知違法照租 劏房租客遷居潮 偷偷入住工廈

  立法會前日三讀通過劏房租務管制,外界料條例明年一月生效前,劏房業主將瘋狂加租,租客聞風先遁,掀起遷往工廈熱潮。其實近年不少打工仔有感劏房呎租貴過豪宅,住客品流複雜,位處鬧市環境惡劣,因此明知違法,也搬入工廈居住。一來租金便宜,地方更寬敞,加上工廈活化後,不少文青工作坊進駐,變得有品味,令人住得舒服。最重要是,舊區一間一百呎劏房月租五千元,但同面積工廈單位僅三千元。
  從事文職、月入兩萬元的黃小姐,抽過數次居屋皆落空,住過劏房和板間房,最終忍受不了,五年前遷到荃灣一座工廈的單位。「劏房好污糟,又多木蝨,而且隔音差,隔籬房說甚麼都聽到,缺乏私隱。」兩年前她遷往觀塘工廈居住,覺得工廈環境較為乾淨,租金平得多,「觀塘唐樓一個劏房,最平也要五千多元,不值。」她現時所住單位約一百呎,有獨立洗手間,月租僅三千元,「這個價錢租不到劏房,雖然這裏地方不大,但比住劏房舒服,至少沒有木蝨。」由於是工廈,房間天花必定設自動感應灑水器,她很少煮食。另外,她盡量避免夜歸,「始終工廠區夜晚很靜,一個女孩子會有危險,所以約朋友都選擇日間,夜晚多數留在家,上網打機消磨時間。」
不敢張揚 少與「鄰居」接觸
  鄰居方面,她說有些都是住人,有些是辦公室。由於住工廈不合法,她甚少與「鄰居」接觸,「不想被人問長問短,因不知對方會怎樣想。」黃表示,住工廈一定不可以太張揚,「所以很少叫朋友來玩,以免聲浪滋擾他人。」她說,住工廈者,多為單身人士或情侶夫婦,很少一家大細,「拖住小朋友出入,誰也知住在這裏。」
  租住荃灣一個二百多呎工廈單位的張先生,之前住過深水埗劏房,難忍品流複雜,「樓上樓下都有黃色架步,好多閒雜人出出入入,不安全。」年多前他搬到這裏,覺得環境寧靜,喜歡地方夠大,「住劏房感覺很擠逼,沒空間放雜物,現在可以種些小盆栽,家裏有點生氣。」他說,現時每月租金五千元,對比劏房十分超值,「這個價錢租一百呎的劏房也很勉強。」但他說住在工廈,生活上也有不方便,附近沒有超市,假日時,要去超市入貨,「夜晚收工回來,樓下的食肆都早關門,多數自己煮。」
  不過,住工廈始終違法,張也擔心會有執法人員上來巡查,「看到我有傢俬有睡牀,一定知我住在這裏,到時一定要搬走,很麻煩。」所以他說住工廈的人,多數低調,鮮有與鄰居溝通,遑論衝突,「如果搞到警察上門,到時大家都無屋住。」
近港鐵工廈獲投資者追捧
  有地產代理表示,近年工廈甚受投資者歡迎,尤其是荃灣、葵興和觀塘等鄰近港鐵的工廈更搶手。他們會買下一個或多個數千呎大單位,劏成二十多個百多呎、有獨立廁所的細單位,分契出售。小業主買入後,再以工作室名義出租,其實很多人都是租來住。
  該代理說,近日一個觀塘三百呎工商大廈單位,以二百一十三萬成交,新業主旋即以每月五千五百元租出,雖然租金比旺區劏房便宜,回報率仍有三厘,對投資客頗吸引。加上租客本身違規居住,所以一般都不會拖欠租金,業主都放心出租。

-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