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專欄|鯨魚療心病 翻滾勝利船

疲勞可以包含身心兩方面,精神緊張帶來的勞累,往往比起舟車勞頓、征戰連場更讓人吃不消。日聯第五位的名古屋鯨魚,成為今屆亞冠最後倒下的日本球隊之後,又要為下季重新出發,那種累,可以形容為只夠力氣說出一個累字。

鯨魚上周日於南韓全州舉行的亞冠東亞區四強,以0:3輸給浦項制鐵出局,宣布日本球隊全軍盡墨之後兩日,返抵日本,全隊依防疫規定入住愛知縣一家酒店隔離兩星期,繼續遠離家人的艱難日子,然後今午聯賽主場出戰神戶勝利船,周三日皇盃八強作東火併大阪櫻花,周六日聯盃決賽中立場再遇櫻花。這種日程別說參與其中,光看都覺得吃力。

只不過,鯨魚怎麼都得頂下去,因為浦和紅鑽上周五5:1大勝柏雷素爾之後,以六十一分升上第三位,勝利船(六十分)、鯨魚(五十七分)想爭得來季亞冠入場券,今日非勝不可,一場聯賽變成一場決賽。況且從三隊各剩的五場聯賽觀之,勝利船最有利,五場對手為仙台、德島、FC橫濱、水手及鳥棲,惡戰不多。鯨魚(柏雷素爾、仙台、飛腳、櫻花及紅鑽)、紅鑽(川崎、鹿島、水手、清水及鯨魚)則難度大多了,最難是在聯賽煞科戰要互相廝殺,隨時讓勝利船坐收漁人之利。

-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