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巴金與俄羅斯文學

因具有鮮明的革命性和戰鬥性,俄羅斯文學曾深刻影響過中國五四時期的作家,巴金便是其中不容忽略的一位。

巴金視俄羅斯文學為啟蒙讀物,表明自己在思想塑造和文學創作兩方面都深受俄羅斯文學影響,他在《接受蘇聯人民優異勳章時的答辯》中說,是俄羅斯文學讓一個年輕人意識到了什麼是民族國家,感受到了什麼是一個作家的良知,讓一個年輕的作家懂得了如何憑藉作家的良知去啟迪民眾,改造社會。巴金激昂的文字使我們意識到,俄羅斯文學在其人生中相當於指路明燈,從巴金選取的筆名也可看出俄羅斯思想對他的影響——他希望儘可能靠近自己喜愛和崇敬的克魯泡特金。

十幾歲的巴金偶然接觸過一篇俄羅斯論文——《告少年》,他說,自己曾在深夜反覆閱讀這本由克魯泡特金創作的小冊子,其思想久久盤旋於他的內心,時刻想要衝破他的胸腔奔涌而出,巴金表示這些文字總是能夠讓他淚流滿面、相見恨晚,從此便開啟了他奔赴俄羅斯文學世界的腳步。可見,俄羅斯作品感動並影響巴金,首先在其精神性、思想性,因為這恰巧契合了一個憂國憂民的年輕靈魂對於世界的認知,所以,巴金前期譯作的主要方向乃是革命理論著作以及革命性鮮明的文學作品,如理論作品《麵包略取》《人生哲學:其起源及其發展》、劇本《丹東之死》、回憶錄《獄中二十年》等。他也明確表示,其翻譯工作之目的,從來不是原封不動地照搬,而是在翻譯的過程中有所創造,因此,巴金的每部譯作中都呈現出他個人的戰鬥身影。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