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當知識變得唾手可得之後

、新聞、娛樂是不一樣的,相對來說它更加需要一種投入,和前人、古人、外人、不熟悉的人對話。

書籍的載體、閱讀形式的變化導致了思維的變化

第一個是發散型的思維。思維已經很難集中在一點了。古人讀經,一個月,一年,集中在一點對一部經書,不斷地對話,一個字一個字斟酌。現在不行了,學生的思維會不斷地跳躍,好處是具有活躍性,壞處是無法集中精力在一段時間裡做一件事情。

第二是表述的片段化。今天的微博對寫作者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誤導和殘害。每天習慣寫100多字的微博,養成了這個習慣是很難再改變了。能夠寫幾句俏皮話,寫不成一篇完整的文章。我們今天太多地在強調知識的廣博,很少強調思維的深度。思考以前是時間維度的,現在是空間維度的。海南,桂林,南極,北極,每個人都能跳躍性地和你說一大堆,但就一點談深的功夫,比如談自己的家鄉、你的社區,就很缺乏。思考有廣度,缺深度,這和我們閱讀習慣有關係。我們每個人都是「知道分子」,比起以前的世代的人的常識要多,但思考、辨析能力不足,這跟大家缺少琢磨的時間有關——沒有時間、沒有耐心來仔細琢磨一件事情。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