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遵從防疫 過內地家門不入 跨境司機非人生活欲哭無淚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兩年,一批跨境貨車司機,面對來回兩地可能染疫的風險,依然謹守崗位,既要接種疫苗亦經常做病毒檢測,肩負起把內地食物和物資運來本港的重責。但受兩地防疫規例限制,這批香港司機被逼犧牲家庭生活,因為不少人的妻子是內地人,妻兒長居於大灣區,兩地封關之後,司機駕貨車來回兩地,不能在內地停留,亦不可以下車四處走,變成近家但歸不得,更不能親身與妻子見面。回港之後,不少司機無居所,只好睡在狹窄的貨車上,或在貨場露宿,一個人寂寞時,透過手機視像通訊,與內地妻兒見面。司機工會指,跨境司機難捱,人數由疫前的一萬三千人,大跌至疫後不足八千人。

獨家|遵從防疫 過內地家門不入 跨境司機非人生活欲哭無淚

阿昌在香港沒有住所,只能在駕駛艙後擺小牀睡覺。

做了三十年跨境運輸的阿昌,駕駛貨車行走深圳和東莞路線,他本來跟妻子和十歲女兒住在番禺,疫前收工就回內地的家。但疫後封關,為了工作賺錢,只好獨自留在香港。阿昌表示,每次駕駛貨車北上運貨,都要申報工廠位置和指定行走路線,上貨後要立即駕車南下回港,「封密式來回車程」,司機根本上不能落車,不可去別的地方,連到工廠等落貨去一次廁所,也有規定路線,不可亂走,根本無辦法回家見家人。此外,貨車上亦裝了定位儀器,方便當局監察貨車和司機的位置,防止亂跑。

- 閱讀更多 -

Tags: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