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upload_article_image

當年梅艷芳出事 有人call我去幫拖 港英放權縱容黑社會橫行

剛剛這個星期中,午間從公司望出窗外,見到不見多天的太陽,走了出來。陽光穿透窗,帶給我溫暖,驅散近日的寒冷。

我即時打包隨身物品,離開辦公室。步往停車場,打開愛車「大貓」個篷,揸住架積架開篷跑車,由葵涌經龍翔道,一直跑到去西貢市墟。落車慢慢步出海傍,見到遊人拖住狗。來來往往,見到海邊,打魚船舶,滿載烏頭,漁民喊賣聲,充斥海傍。

鎖在籠中色彩斑斕的大鸚鵡。

鎖在籠中色彩斑斕的大鸚鵡。

順步進入墟市,路邊泊了架鐵籠貨車,鎖困住四隻,色彩斑斕大鸚鵡,和我屋企,已經成長的貴婦狗差不多咁大呀。其中有隻鸚鵡,不斷叫,好像救命聲說「哈囉」,佢成個肚肚,一條毛都冇喎。我就問嗰個剛剛出現開車司機,點解隻鸚鵡,個肚無曬毛㗎。車主懶洋洋答我,佢自己要啄到無條毛,我都幫牠不到呀。

雖然影得曚曚地,但都睇到隻鸚鵡個肚無曬毛。

雖然影得曚曚地,但都睇到隻鸚鵡個肚無曬毛。

- 閱讀更多 -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