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專欄|日足疫境金錢糾紛

一場新冠肺炎疫情改變了世界,連日本足協都因為預判到未來四年,將會出現八十億日圓(約五億四千九百萬港元)赤字,開始謀畫出售位於東京文京區的JFA總部大樓,把日本足球的象徵拿來換錢。名古屋鯨魚更麻煩,正跟舊將祖奧和哥連泰斯打起錢債官司,涉款三百四十萬美元(約二千六百四十九萬港元)。在艱難時期,這種經濟現象、金錢糾紛層出不窮,見怪不怪。

日本足協變賣○二世界盃後以六十億日圓購入的房產,屬於迫不得已的事。疫情造成的觀眾人數限制,令作為JFA主要收入來源的國際友賽失收,從門票、商品銷售和轉播權,每場只得約莫五億日圓收入,比疫情前銳減百分之五十。兼且足協總部大樓的出租率下降,出售能夠收回大筆資金,又可以縮減管理成本,有利無害。最重要是Omicron變種病毒的出現,使未來更不可預測,日本足協只好開源節流,因為身為足球最高機構,假如都撐不下去,整個足球界恐有雪崩之危,正值千葉縣幕張市的日本隊訓練基地「夢球場」已經落成逾年,一些部門早就遷入,總算有個落腳地,具備賣樓的條件。

-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