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經濟學家:疫情延長供應鏈危機 Omicron未必延緩聯儲局緊縮步伐

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中銀國際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受訪時指,美國總統拜登提名鮑威爾連任聯儲局主席,是對疫情應對中聯儲局發揮了積極作用的一個充分肯定。鮑威爾的連任有助於保持政策的連續性同時也有助於加強和市場的溝通。政策不論是推出還是退出,對市場都有很大影響,特別是對金融市場。所以有市場比較熟悉的官員,有利於保持與市場溝通的通暢。如果換人的話,可能會增加一些與市場重新摩擦成本。

管濤不認為鮑威爾一定是一個鴿派。他指出,鮑威爾上任以後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上半場主要是加息,特別是在2018年有4次加息,2019年以後轉為減息。所以鮑威爾還是比較好地維護了聯儲局政策的獨立性。而布雷納德選副主席,對政策走向沒有什麼大的改變。不論是鮑威爾還是布雷納德,本身已經是現任理事,他們的觀點已經在議席會議上有反應且有投票權。所以布雷納德就任後,除非改變看法變得更加鴿派,或者轉為鷹派,否則對政策不會大的影響。

他覺得,實際上影響聯儲局政策的不在於鮑威爾和布雷納德是鴿派還是鷹派,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的通脹走勢。現在美國面臨全面通脹的風險,而且通脹持續高企有可能會導致通脹預期的脫錨。而當前這種情況對於發達國家、央行來說,應該是一個大的挑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中,分析過通脹前景下央行政策的操作。其中有一種前景就是通脹預期起來後,央行不能等就業目標充分實現以後再緊縮。因為政策響應延緩的話,有可能會影響政策的公信力,反而會給市場帶來新的不確定性。不確定性就會影響私人投資,同樣也會影響就業,有違於央行政策的初衷。所以建議如果通脹預期上升,央行包括聯儲局在內應該快速地做出反應。下一步聯儲局是鴿派還是鷹派,關鍵取決於聯儲局現時對於美國通脹暫時的判斷。管濤認為,至少目前看來,通脹暫時論立場有所鬆動。

-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