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特首:無論怎麽反駁説明無法改變外國偏見 香港應做好自身

1997記憶

港元繼續跌,港股大跌749點,整個亞洲都在跌, 油價亦跌3%,這個局面,令我想起1997年的日子。

 

1997年風浪起於5月,那時泰銖先跌,泰國不夠錢捍衛匯價, 找友好地區支持,香港參與借錢,還被評為「無事搵事做, 泰國出事關香港什麼事?」其實那是亞洲金融風暴的前奏, 有一個代號叫「餓狼」的對沖基金,帶頭沽空泰銖, 他們看到美元匯價上升的勢頭,見到泰國等亞洲國家借了大批外債, 就大手沽空泰銖,插低泰銖匯價,博泰國最後債務違約, 令泰銖匯價爆煲,他們就可以賺大錢。

 

那時香港正步向7月回歸,經濟極好,股市大旺, 樓市火熱,一片歌舞昇平的樣子,當然不會理會泰國的事端, 不知道泰國是煤磺的金絲雀,金絲雀死去, 顯示煤礦正有致命毒氣湧出。

 

當時香港有三高,樓價高、人工高、通脹高, 新上任的特首董建華,施政的主要目標是打低三高, 就在當年10月提出的施政報告,推出每年建屋8萬5千個單位的政 策,想拉低樓價。政策出台不久,遠未到實施階段,金融風暴殺到, 股市在10月時大跌,一下子就陷入恐慌。 我當時正好在內蒙古旅行,那些年打個長途也不方便, 在草原上騎著馬的我,還抱怨自己旅行前不把股票沽掉。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