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評會》李龍:【實事求是地對待 “洪門宴” 事件】

提筆之時,剛好聽到新聞報導由本週五開始,所有幼稚園及小學暫停面授課堂至農曆新年後,相信很多家長由這刻開始又要頭痛,如何在工作和照顧家中孩童之間走鋼絲,取平衡了。

變種新冠病毒來勢洶洶,影響了全世界大多數國家成千上萬的人,香港也不例外,因為個別空乘人員將病毒帶入社區,本來密鑼緊鼓籌備的粵港通關臨門撻Q;本來逐步恢復的經濟和社會活動再次被強行按停;食肆停業,商鋪關門,員工失業,學生返家......在農曆新年即將到來之際,這一切自然讓所有人感到沮喪和失望,心灰意冷又無可奈何。

而將眾多官員和議員捲入其中的“洪門宴”事件,近日也似乎越炒越熱,大有“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之勢。本人覺得,很多市民有不滿情緒可以理解,但在抗疫關鍵時刻,上綱上線,批鬥式地一定要“人頭落地,下臺以謝天下”,則極不可取,為什麼呢?

我們先來讀一首杜甫的《出塞》詩:“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殺人亦有限,列國自有疆。苟能制侵陵,豈在多殺傷”,一千三百多年前的詩人,就已明白並告誡世人,做事要把握關鍵,不能被事物的表像蒙蔽了雙眼,解決問題要精簡扼要,不能窮兵黷武。香港這波疫情最初的起源,來自于國泰航空的一位空少及一位空姐,“望月樓群組”、“跳舞群組”、“陸田園群組”、“中信證券”群組,追蹤後的矛頭全都指向了這兩位航空公司職員,其中一人更是“明顯違規”隔離期間外出用餐導致整個防疫“千里之堤毀於蟻穴”。也就是說香港失守是因為“外防輸入”做得不好,出了紕漏。

這中間政府的政策是否有改善的空間留待專家去評估,但相信政府已在民生、經濟、防疫等矛盾面做了艱難的平衡和取捨,簡單粗暴一封了之很容易,但缺乏人性之餘也是懶政惰政的體現。平心而論,前階段香港的防疫抗疫工作即使放在全球來看也還是可圈可點的,這點國家領導人也給予了肯定。問題出在作為源頭的航空公司,作為始作俑者,國泰更應當深刻反省和檢討,檢討自己公司內部管理流程有沒有錯漏和疏忽,檢討對員工的培訓和管束有沒有缺位和監督,不能遇到困難只懂哭窮賣慘伸手求救,出問題卻只會推卸責任但求過關。

“洪門宴”事件中作為“受害者”的官員和議員已先後就事件向公眾道歉,但迄今為止,作為“肇事者”的航空公司只聽說那位空少被即時解雇,公司高層被特首訓示,這波疫情對全港造成這麼大的影響和損失,作為納稅人出錢,被政府拯救了的國泰,高層是否更欠全港市民一個公開道歉?是否更應該向全社會公開自己的調查結果,以及整改措施?“洪門宴”的涉事人員,大部分均是“依法依規,合情合理”地參與當晚的聚會,可以批評他們不夠小心謹慎,但相信他們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盲目地追究他們,批鬥他們,那是舍本求末,混淆了視線,模糊了焦點,既射不了人,也擒不了賊,於防疫無關,於抗疫無益。

經歷“反修例風波”和疫情衝擊,香港已元氣大傷,百廢待興,好不容易有港區國安法和新選舉法令社會重回平靜,迎來寶貴的休養生息機會,全社會,每個人都應該聚焦發展,聚焦建設,多幹事,少爭執,“苟能制侵陵,豈在多殺傷”,盡力避免再次跌入“政治爭拗”的陷阱和老路,才是香港之福,港人之福。

《青評會》成員 - 李龍

- 閱讀更多 -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