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rry

中港兩地經貿工作三十多年,見證了時代的變遷!

憤怒的背後【2019博文重溫】

我是一個五十多歲,屋邨長大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二十年前被公司派駐深圳,十年前辭職出來跟內地的朋友合夥開公司,日常接觸的都是大陸的人和事,但隨著年紀越大,心中對香港的情意結就越濃,最近發生的事,令我痛心。某情度上,己經到達了為了争吵而争吵的地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