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洲建軍

上星期,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法國總統馬克龍會面,表達對歐洲國家在北約軍費上負擔不足的不滿。這位以美國優先的總統,認為歐洲的「又食又拎」的態度是對美國不公,因此要求法國承擔更多軍費。此言一出,馬上引來歐洲領袖的反彈,馬克龍及德國總理默克爾紛紛表示有意建立歐洲軍隊,抗衡現時由美國主導北約的局面。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簡稱北約,是冷戰時期的產物。它的成立,是用於應對以蘇聯及東歐國家為首的華沙公約組織。透過建立軍事同盟,保障美國及西歐資本主義國家的利益。

 

不過,隨著冷戰結束,蘇聯瓦解,歐洲承受的軍事威脅日減,再無誘因與美國在任何外交和軍事行動上同一陣線。對於美國而言,北約成員眾多,是其建立世界霸權的重要棋子,一直希望維持領導地位。不過,隨著狂人特朗普上台,提出「美國優先」的口號,任何不必要的高額開支都成為特朗普的針對對象。而事實上,美國對北約的貢獻的確最大,承擔的軍費是法國的10倍,德國的15倍,其他小國自不當說。

 

既然美國領袖有意「縮沙」,法、德各國又對北約頗有微言,由後者促成歐洲軍隊,似乎是符合雙方利益的做法。

 

有意見認識,現時世界格局一分為三,美、中、俄三強鼎立,歐洲必須團結一致,才能產生制衡的作用。然而,根據過往歐洲合作的經驗,始終難以發展團結而強大的力量,即使未來成功建軍,對打破「天下三分」的局面效果有限。

 

法、德兩國銳意擺脫北約,原因正如馬克龍所言,就是「不要成為美國的附庸」。雖然兩國文化、制度、信仰、價值、甚至利益有相似之處,但是歐洲只願與美國成為合作夥伴,而不是被牽著鼻子走的「小弟」。

 

歷年來,由於美國出於一己私利,已經多次拉盟友下水,逼使他們介入多場的戰爭或外交衝突,如敍利亞戰爭等,令歐洲國家心生不滿。如今特朗普上台,美國對歐洲的立場和態度逐漸搖擺,正是法、德兩國擺脫美國控制,重新建立歐洲對外事務立場的時機。

 

雖然歐洲各國逐漸緊隨美國步伐,在審查中國對外投資及輸出高端科技方面收緊規定,但是以馬克龍和默克爾的目光,絕對明白與中國合作,特別是吸納「一帶一路」投資對國家經濟的重要性。只要在軍事及外交上成功獨立,自然可以較少憂慮美國的看法,在中、俄方身上賺取好處。

 

因此,特朗普以為減少北約開支是有益美國的決定,但其實只是進一步削弱美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疏遠昔日的盟友,甚至令他們倒向對手一方。如是者,特朗普便是美國的千古罪人。

黃遠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