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電視講到土地問題

記得2013年梁振英政府做了一個全城嘩然的決定,就是公布免費電視牌照申請結果。三家電視台的申請,最終只有兩家脫穎而出,唯獨王維基領軍的香港電視不獲發牌。由於觀眾過去十多年來投訴免費電視水準下滑,缺乏競爭,事件引來很多市民的不解,部分群眾更是上街遊行表達不滿,認為政府的決定不符公眾利益。


當時政府的解釋,是行政會議委託顧問公司進行市場調查,而研究報告指出假如同時發放三個牌照,即業界將會出現連同亞視在內五間電視台,市場將難以承受,有可能造成惡性競爭甚至倒閉潮,政府考慮幾項原則和因素後,認為香港電視條件最弱,所以決定將之淘汰。
站在六年前的角度看發牌風波,或許會覺得事情充滿爭議,甚至替王維基感到不值。但是,六年後回看,可能社會又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在過去六年時間裡,電視業界面臨巨大的挑戰。一方面是網絡和社交平台崛起,應用增長速度驚人,年輕人寧願投放更多時間在手機,也不願「坐定定」在電視機前追看節目,連電視台的主要收入即廣告費也被前者嚴重蠶食,使電視台盈利能力大幅下滑。以無線電視為例,在九十年代動輒可以取得30個收視點,現時平均收視率已經下滑至20點,即流失三分一觀眾。在業績方面,無線亦從13年超過50億收入,下跌至去年的40億。連資源、人才最為豐盛的大台無線的經營狀況也如此艱難,其他新投資者的情況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是各地競爭加劇,本地製作在亞洲市場毫無吸引力。過往電視台會積極將製作賣埠賺取收入,並成功在東南亞打開市場。這套賺錢方程式,亦是當年申請電視牌照的香港電視主要收入策略。可是,隨著內地在影視方面發展日漸成熟,日本、南韓、泰國等地不斷向外輸出作品,香港電視節目的賣埠能力已經今非昔比。連王維基本人都承認,如果當年香港電視獲得經營許可,也無力依靠賣埠作為收入來源。

 

換言之,本地電視業在內憂外患下持續萎縮,經營狀況只會愈趨惡劣。目前的情況,確實極似當年的顧問報告一樣。當然,沒有人可以斷定假如當初順應民意,五牌齊發,現在會有多少經營者會忍痛離場。但是,少不免會造成企業倒閉、員工失業的問題,不但是電視業界的損失,社會也會承受負面影響。從今日的角度看,梁振英班子的不發牌決定是明智而有遠見的。


很多時候,民眾基於情緒問題,或是缺乏充足資訊,或是理性思維能力不足,往往會未審先判,斷定政府的決策是失敗。例如70年代,政府興建地鐵,就被部分市民批評多此一舉,結果時至今日,地鐵已是香港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又如西鐵線啟用初期,由於載客量未如預期,惹來反對派批評是「大白象」,結果今時今日載客量已經超過可負荷程度,乘客普遍要求增加服務。由此可見,政府的決定與群眾的即時反應不時出現落差,而後者出錯的機會明顯較大。


因此,當林鄭月娥提出「明日大嶼」計劃,不難想像部分市民又會認為是浪費金錢。部分政黨更是羅列出5000億的投資可以換算成多少間醫院、學校、長者福利金,總之就是將填海計劃形容得一文不值。


可是,香港土地問題逼在眉睫。若要長遠解決房屋問題,填海實屬不二之選。在專家的估算、專業人士的參與加上公眾的監察,填海總比坊間亂七八糟,一知半解的的意見來得可靠。


筆者只能感慨,當政府決定出錯,民眾便可振振有詞,逼迫官員下台問責。但是,當出錯的是民眾呢?可有道歎退讓之念頭乎?

黃遠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