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會無義,自由有價。為何有這麼多日本老人選擇犯罪入獄?

看到英國BBC一則報道,只感無語。一個社會為何會走到這一步?

69歲的高田敏夫(Toshio Takata)剛剛刑滿釋放出獄。他對BBC說,因為貧窮無法養活自己,所以故意犯法入監獄,這樣就可以得到「免費生活了」。

高田已是多次入獄的慣犯。(BBC圖片)

高田已是多次入獄的慣犯。(BBC圖片)

高田這種犯罪思維聽起來很荒唐,但令人震驚的是,有高田老人這樣想法的日本老人越來越多,日本老人犯罪率激增。1997年,日本65歲以上老人犯罪率佔犯罪率的5%,但20年後,這一比率已經上升到20%以上。即是5個罪犯就有一個是老人,所以去日本旅行,不要以為他們很和善,小心遇上劫匪。

日本老年犯罪的另一大特點是重覆犯罪,即慣犯多。普通人因為犯罪而入獄,日本老人因為想入獄而犯罪。

高田斯斯文文,其實喜歡畫畫,不是一個黑社會。(BBC圖片)

高田斯斯文文,其實喜歡畫畫,不是一個黑社會。(BBC圖片)

以高田老人為例,他已經不是初犯,他首次進監獄的時候62歲。當時,他故意偷了一輛單車,然後直接就騎到警察局自首。日本法律很嚴厲,對小偷小摸嚴懲不貸。高田也如願以償得免費「住上了監獄」。出來後高田一不做二不休,再次成功把自己送進監獄。這次玩得大一點,他試圖持刀威脅搶劫女性,於是又免費在監獄裏住了幾年。高田說,他在監獄期間養老金照發,這樣還可以賺點錢。

惠子(化名)是一名70歲的老年女性,她瘦小、乾淨。她告訴BBC自己犯罪的原因也是由於貧困所致。她說:「我和丈夫不和。因此無處可去。偷盜成為了我唯一的選擇,」

惠子還說,一些年紀80多歲的老人,連路都走不好也在犯罪。這一切都是因為沒有錢、找不到食物。

惠子也是慣犯,和她見面幾個月後聽說她又因為行竊而被捕。行竊也是日本老人最主要的罪行,他們通常偷盜的食品不到3000日元(大約215元)。

紐曼是一位澳洲人口統計學家,他在東京一家研究機構工作。他指出如果日本老人僅靠微不足道的基本國家養老金,很難維持生活,除非還有其他的收入來源。根據紐曼的計算,老人的收入在扣除了房租、食品以及醫療方面的費用後就已經出現赤字。這還是在支付供暖和衣物費用之前。

像中國傳統一樣,過去日本老人靠子女照顧。但在那些經濟不好的地方,許多年輕人都已經離開當地,只剩下老人無依無靠。紐曼說:「老人不想成為孩子的負擔,但僅靠國家養老金又沒法生存,所以唯一不連累孩子的辦法就是進監獄」。在監獄裏可以保障一天三餐,還不用付錢。

日本老人進監獄有吃有住,還可以繼續收養老金。(BBC圖片)

日本老人進監獄有吃有住,還可以繼續收養老金。(BBC圖片)

紐曼懷疑日本對小偷小摸的重判可能反而「鼓勵」了那些想重新回到監獄的慣犯。例如,偷了價值200日元的三明治,罰金高達840萬日元或是坐牢2年。不僅如此,日本法院對在商店行竊的懲罰還在逐步嚴厲,本來旨在杜絕這種犯罪案件,結果卻吸引了老人犯罪坐牢。

小鯊倒覺得,日本經濟低迷了30年,社會窮困,人口老化,無力照顧老人,才有如此下場。自由本來可貴,但在生活難艱的壓力下,自由何價? 政客無能,社會無義,老人一生為國家貢獻,卻落得如此下場。日本的例子,要引以為戒啊。

小鯊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