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園社區」 的生活教人嚮往

最近讀了一篇有關「田園社區」的文章,作者持續智庫張之納提倡田園社區生活,令人神往,政府正如火如荼推展古洞北及粉嶺北建屋工程,如果可以靈活運用新界土地,保留新界農地和綠化環境的特色,把部分農地結合成農耕與住屋的「田園社區」(Idyllic Community),就是不少人嚮往的生活。

 

「田園社區」是一個綠色小社區,喜歡耕種的居民可以擁有城鄉合一的居住環境,既有城市生活的便捷,也有鄉間環境的靜謐,可惜香港現在仍未有,要找現實例子可以到杭州的黃公望村、環溪村和台北市的微笑農場。據張之納介紹居民平衡了發展和保留鄉間特色,建成新型農村,居民呼吸新鮮空氣,吃的蔬果也是自家農耕成果,質素有保證。

「田園社區」並非遙不可及,台北市微笑農場是一例

「田園社區」並非遙不可及,台北市微笑農場是一例

 

領略歸園田居生活

黃公望村更加將田園社區發展成旅遊項目,讓城市的旅客於周末到來享受農村生活,甚至落田耕作,「悠然見南山」是歸園田居生活的寫照。

 

對於古洞北和粉嶺北發展計劃,筆者支持持續智庫的建議,在古洞北先行先試,當發展商申請建屋時,政府可以在地價上給予優惠鼓勵撥出一成土地作耕種,以該區地積比率為4計算,一個10萬平方米的「田園社區」,便有1萬平方米的農地供社區內有興趣耕種的居民使用,開始的時候由管理公司聘請專人打理;餘下的9萬平方米土地,按4倍地積率興建36萬平方米的樓房,為1萬個家庭約2萬至3萬人提供居所,聘請專人打理要由管理處支薪,屋苑 1 萬戶,管理費中涉及農耕開支料每戶攤分的金額不多。而且「田園社區」的居住環境改善,居住的單位也會升值。

 

正如持續智庫所言,我們若要在滿足住屋需要和保留農耕的生活方式之間取得平衡,需要極大的智慧、創新思維和勇氣,特區政府可以先在古洞南試行「田園社區」,收集居民的意見後,再決定日後會否把「田園社區」推展至新界其他地區。

 

微笑農場可參考台北市田園城市網頁https://farmcity.taipei/city/m7_crop/crop_C.php?sid=19

你或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