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媒揭波音與美政府打成一片 聯邦航管局人員在波音返工

埃塞俄比亞空難震驚全球,涉事的客機是波音737 Max 8,是波音新型號客機,然而推出後不久,5 個月內發生兩次嚴重空難,波音一直與美國政府關係密切,特別是在事發後初期,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一直在挺波音,強調無證據顯示空難與客機有關。

《紐約時報》刊登了追踪報導,披露了波音與美國政府的關係,美國在空難後偏袒波音的態度,西方傳媒也看不過眼。

紐約時報

紐約時報撰文披露波音和FAA人員打成一片

據報道指,埃航空難發生後,多個國家相繼停飛波音737 Max 8,波音行政總裁Dennis Muilenburg星期二私下聯絡總統特朗普,說有信心波音737 Max 8安全。不過雙方電話講完不久,噩耗傳來,歐盟宣布禁止所有波音737 Max 8飛行,這表示,全球大約三份二的波音737 Max 8停飛。

美國時間周二(3月12日)下午,全世界大國幾乎只有美國,仍容許波音737 Max 8飛行。不過,特朗普這時也在其Twitter上發文,說現時的飛機太複雜,不再需要機師,只需要麻省理工的電腦科學家,又提到複雜性會產生危險,又說,他不想愛因斯坦做自己的機師。到美國時間周三下午,特朗普終下令所有波音 737 Max 8和Max 9停飛。

《紐約時報》爆料指波音長久以來與美國政府關係密切,公司專與政府打交道的高管,是前總統克林頓的資深官員。波音聘請了超過一打的遊說公司,在國會及政府部門穿梭,每年花在遊說方面的支出達1500萬美元,以確保政策對波音有利。

此外,波音源源不絕地付出數以百萬美元計的政治捐献,在各項活動上,資助民主、共和兩黨的議員,在波音的網頁,「政治支出」一欄長達14頁,詳列所有資助的大小活動,從南卡羅萊納州的州議員,到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其活動均接受過波音的捐助。

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長期以來外聘專家,來審查航機的安全標準及批准飛行,2005年,FAA修訂了政策,容許如波音一類的飛機製造商,指派僱員來參與航機安全的審查,稱由於資源限制,難以找到足夠專家審查日新月異的機種,而這方法可突破資源限制的障礙,但這給急於把產品推出市場的飛機製造商行了方便,讓他們生產的航機盡快通過安全監管審批並交付。這個做法等如讓飛機製造商自己審批自己的飛機。

另外FAA於波音在華盛頓州和南卡羅萊納州查爾斯頓的波音廠房,均設有辦事處,FAA的審查人員就在那裏上班。這種「打成一片」的狀況,令民主黨眾議員都看不過眼,曾對這狀況表示擔憂,在那上班的FAA人員有沒有受波音影響,誰都不能確定。

FAA高級航空安全審查人員Ali Bahrami,在其工作生涯中一直與波音密切接觸,而他負責波音 787 Dreamliner及波音747-8的安全審批。有前美國官方人士就說,航機製造商一人分飾兩角,分別是生產商和監管者。

2015年波音高層說,這安排甚具效益,就像波音內部的FAA分部,更說,波音約1000名員工在這安排之內。

至於波音與特朗普的關係,《紐約時報》說,並不經常都那麼暢順,特朗普當選總統後不久,即抨擊波音在製造「空軍一號」航機的價單上獅子開大口,他在Twitter寫道 : 「完全失控,超過40億美元,取消訂單 !」然而,在他上任前夕,波音Dennis Muilenburg在棕櫚泉與特朗普會面,以解決問題,Muilenburg其後見記者說,價格將在40億美元以下。

過了幾星期,波音捐献了100 萬美元予特朗普的就任儀式,無獨有偶,2013年民主黨奧巴馬上任,波音也捐了100萬美元給他的就任儀式。

美國大企業與政府關係密切,一直潛藏問題,這次終於闖出大禍。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流亡生活 摧毀人生

在逃犯條例爭議聲中,突然傳出旺角暴動案棄保潛逃的本土民主前線負責人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