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王必成一生中最難堪的時刻 陳毅要將其撤職 粟裕力保

核心提示:漣水失陷,陳毅盛怒之下要將王必成撤職查辦,但粟裕了解王必成,認為他是一員不可多得的戰將,主張改為留職檢查,這也許是王必成一生中最難堪的時刻。他對陳毅、粟裕說:「日後打七十四師,絕對不要忘了我王必成的六師!」粟裕當即表態:以後,凡我華東部隊組織殲滅七十四師的戰役,一定讓六師參加,一定讓王必成參加。


王必成

漣水之戰一個月後,在國民黨軍其他部隊配合下,第七十四師再犯漣水。此時,陳毅、粟裕正在北線準備宿北戰役,坐鎮南線的譚震林決定來個硬碰硬,將王必成第六師擺在漣水南面,對決第七十四師。

1946年12月3日,第七十四師等部在正面排開將近100門重炮,對解放軍陣地猛轟。空中,敵機投擲的高爆炸彈、凝固汽油彈密雨般傾瀉而下,把整個戰場犁地般地翻了一遍。隨後,坦克引導著第七十四師步兵向解放軍陣地發動猛攻。經過兩日激戰,第六師堅守的第一線村莊先後陷落。12月5日夜,王必成發動反擊。敵第七十四師的美製M1917重機槍在暗夜中織成嚴密火網,第六師衝鋒受挫。反擊失利後,王必成迅速總結了經驗教訓,決心以堅守來消耗敵軍。他將全師梯次展開,構築了縱深的野戰工事,節節抗擊敵軍進攻。在9天9夜的血戰中,第六師官兵英勇頑強,始終將進攻之敵阻擊在漣水南面。然而,這一回,無論王必成,還是譚震林,都低估了張靈甫。張靈甫進攻漣水南面僅僅是佯攻,正當第六師在漣水城南面苦戰之際,張靈甫親率主力繞道從西面直撲漣水。14日拂曉,第七十四師主力在城西突然出現,第一道防線當天就被突破。傍晚,第七十四師的兵鋒進至廢黃河大堤。王必成震驚之餘,急忙抽調一個旅返城。然而,張靈甫動作異常迅猛,也集中重兵向第二道防線強攻,突破多處防守陣地,漣水形勢萬分危急。

15日上午,奉命支援的第六師十六旅趕到,王必成親自趕赴城西前線。第六師的敢死隊吶喊著,端著卷刃的刺刀,硬是把第七十四師趕了下去。當夜,譚震林緊急命令第六師的第十八旅也回援漣水城。

然而,戰場上的張靈甫像狐狸一樣敏銳狡猾,他抓住王必成援軍未到的戰機,調集城西和城南兩大進攻集團,共同集中炮火向解放軍城西陣地猛烈轟擊。驚天的炮火之後,第七十四師以營、團為單位,連續發起集團衝鋒,敵軍依靠數量的優勢,從多處衝決解放軍的防線,湧向漣水城垣。


左為粟裕,右為王必成

15日中午時分,第七十四師從漣水西門、南門先後突進城內,與解放軍展開了血戰。在敵強我弱的形勢下,解放軍守城部隊被迫在當天下午先後撤退。第六師主力撤出時,王必成凝視著漣水城內衝天的濃煙烈火,青筋暴露,死盯不動,最後被警衛員和參謀人員強推下去。

第二次漣水之戰,解放軍共斃傷敵軍8000餘人,但自身也付出了重大代價,僅第六師就有5000多名指戰員血灑疆場。在王必成的戰史上,如此的傷亡是前所未有的。尤其令他痛心的是,有些部隊被困在城裏未能衝出,絕大部分壯烈犧牲。

此刻的張靈甫報了前仇,春風得意。他率領一群高級軍官,來到漣水古塔下合影留念。實際上,二戰漣水張靈甫雖然勝了,但第七十四師前後傷亡近萬人,基層戰鬥骨幹損失慘重。後來孟良崮戰後,被俘的第七十四師旅團長們都認為,漣水之戰重創了該部,是造成後來覆滅的重要原因:「漣水戰後,本師元氣虧損,一蹶不振」。

漣水失陷,陳毅盛怒之下要將王必成撤職查辦,但粟裕了解王必成,認為他是一員不可多得的戰將,主張改為留職檢查,這也許是王必成一生中最難堪的時刻。他對陳毅、粟裕說:「日後打七十四師,絕對不要忘了我王必成的六師!」粟裕當即表態:以後,凡我華東部隊組織殲滅七十四師的戰役,一定讓六師參加,一定讓王必成參加。

1946年底,王必成奉命率部北撤,與在山東作戰的兄弟部隊會師。次年春,山東、華中我軍進行統一整編,組成華東野戰軍,以陳毅為司令員兼政委,粟裕為副司令員,譚震林為副政委,陳士榘為參謀長,唐亮為政治部主任,下轄10個縱隊,王必成任第六縱隊司令員,江渭清任政委。

1947年2月,王必成率華野六縱參加萊蕪戰役,創造了一個縱隊在一次戰役中殲敵2.4萬餘名的輝煌戰績。5月,他又率部參加了著名的孟良崮戰役。此役,華野六縱遇到了老冤家、死對頭――張靈甫的整編第七十四師。結果,他指揮所部勇登孟良崮峰頂,擊斃國民黨軍第七十四師師長張靈甫。孟良崮戰役基本上粉碎了敵人對山東解放區的重點進攻。以此戰役為素材,當時六縱的宣傳部部長吳強創作了著名小說《紅日》。「在以後華東戰場的多次重大戰役中,如豫東戰役、淮海戰役、渡江戰役,必成同志的華野六縱,都建樹了赫赫戰功」(陳丕顯語)。

1949年2月,遵照中央軍委的統一命令,華東野戰軍正式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王必成部改編為第八兵團(陳士榘任司令員)二十四軍,王必成任軍長,後任第七兵團兼浙江軍區副司令員、浙江軍區司令員。

談及王必成軍旅生涯,與其共事多年的陳丕顯直豎大拇指:「必成同志在長期革命戰爭中,轉戰南北,出生入死,勇猛頑強,大膽果敢,具有出色的軍事指揮才能。他是很能打仗的,而且善於打大仗,打硬仗,從不打‘滑頭仗’。他不愧為人民解放軍的一員虎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