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揭秘:周恩來鮮為人知的「特務」生涯

被殺出來的「特務工作科」

據考證,在中國的情報保衛界,無論國民黨還是共產黨,最早出現「特務」一詞與最早稱為「特務」的組織,都來自1927年5月的中共中央軍委「特務工作科」。

讓我們看看周恩來1927年的活動日程。

3月21日,中共發動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周恩來任總指揮。

4月12日,蔣介石策劃政變襲擊工人糾察隊,周恩來上門交涉被國民黨部隊扣留,經同志營救脫身。

5月下半月,周恩來潛往武漢,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被任命為中央軍事部長,同期組建軍委「特務工作科」。

7月26日,周恩來趕往江西九江,發動8月1日南昌起義。

10月上中旬,周恩來率領起義軍部隊轉戰廣東遇挫,同主力失散後病重,乘小船到達香港。

11月上旬,周恩來到達上海,出席臨時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年底,周恩來親自創建情報保衛組織「中央特科」。


周恩來

1927年,對於年輕的中國共產黨,是一個迎頭棒喝的年份。國民黨的屠殺教訓了共產黨人,在中國,沒有自己的武裝,就沒有生存權。八七會議上,毛澤東說出一句驚世駭俗的話:「槍杆子裏面出政權!」

中共的「槍杆子」工作,由中央軍事部長周恩來負責。周恩來在大搞軍事工作的同時,還秘密創建情報保衛系統。在中共的語言中,軍隊稱「槍杆子」,保衛部門稱“刀把子”,周恩來一手舉槍,一手握刀!

公開的軍事工作與秘密的情報保衛工作,一明一暗,都是關乎生存安全的頭等要務。

原來,現代中國的第一個情報保衛機構,是被執政黨殺出來的!

新成立的中央軍委機構精幹,書記周恩來、秘書長王一飛、參謀長聶榮臻;機關駐地漢口余積里十二號,三樓三底兩廂的石庫門式房子,組織科在樓下西廂,秘書處在樓上西廂,周恩來在樓上客堂辦公;特務科就在隔壁的東廂,負責人為顧順章。

特務工作科下設四個股:

情報股負責搜集軍事、政治情報,了解敵人活動動向。負責人董醒吾外號董胖子,時任國民政府武漢三鎮偵緝大隊隊長。那時的情報工作好做,武漢政府汪精衛還在同共產黨合作,連武漢公安局長都是共產黨員吳德峰。

保衛股負責保衛中央機關和蘇聯顧問團的安全,負責人李劍如。蘇聯顧問團團長鮑羅廷被迫回國時,保衛股抽調三十人護送,完成任務後就留在蘇聯學習保衛業務。


周恩來

特務股負責懲辦叛徒、姦細,兼理中央交辦的特殊工作,負責人李強,成員只有蔡飛、陳連生、王竹樵等幾個人。這個行動組織曾經處死一名企圖接近蘇聯顧問團的英國間諜,刺傷蘇聯顧問團的內部姦細尤金皮克。

匪運股的任務是收編土匪武裝,負責人胡孑。

草創階段的特務工作科工作十分活躍,偵獲不少重要情報。小青年楊公素奉命外出偵察,證實夏斗寅部隊正在宜昌調集兵力。這樣,在5月17日夏斗寅發動宜昌叛變攻打武漢之前,共產黨就提前做了準備。5月21日許克祥在長沙叛變,7月14日汪精衛武漢反共,特務工作科都能及時拿到情報。特務工作科還在南昌起義中積極配合部隊破壞粵漢鐵路,把撤退回國的蘇聯顧問的槍支秘密送往葉挺任師長的二十四師。還通過商人搞了些金融投機,炒賣國庫券、鈔票、銀元,為中央賺取秘密活動經費。

這就是現代中國最早的「特務」組織!

中共創建特務組織,為何比國民黨早?這是因為中共長期處於非法地位,在地下狀態中活動,必須高度警戒自身安全。

中共自創建之日就十分重視保衛工作,可以說「有黨就有情報保衛工作」。不過,早期的保密措施和保衛組織,尚未形成嚴密的工作系統。中共在地下狀態期間,曾在內部稱為“秘密工作”。1925年,中共中央選派顧順章、陳賡、陸留到蘇聯專門學習情報保衛工作,為中共情報保衛系統的創立進行準備。直到1927年成立中央軍委「特務工作科」,才有了專門機構。

中國最早的特務組織其實只活動了三個月。汪精衛在武漢反共後,中共中央遷往上海,軍委「特務工作科」於1927年8月結束工作。不久,中共又成立了另一個級別更高的特務組織。


陳賡

赫赫有名的中央特科

在中共情報保衛系統內部,「中央特科」赫赫有名。

中央特科,創建於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地上海。第一次國共合作破裂,共產黨再次轉入秘密活動,中央機關從廣東搬回上海。1927年11月,周恩來從東江前線回到上海,並被選為臨時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周恩來的倡議下,1927年11月在上海建立了中央特科。1928年10月,中共中央成立了以周恩來為首的三人中央特別委員會(另外兩個委員是中央總書記向忠發和特科實際負責人顧順章),直接領導中央特科的工作。

如果說,此前的中央軍委「特務工作科」是短暫存在的臨時機構,那麼「中央特科」就是專業的中共情報保衛機構了。

國民黨特務組織的建立,與中共也就是前後腳的一點兒時間差。

1928年2月,中央特科成立後的第三個月,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設立黨務調查科,由陳立夫負責,專門捕殺共產黨人。1930年夏,黨務調查科內部增設「特務組」,專門對付中共活動。

1932年3月,親近蔣介石的黃埔軍校學生仿照義大利的棒喝黨和德國的褐衫黨,在中國組織了一個秘密組織「中華民族復興社」,社員衣著藍色衣服,又稱“藍衣社”。著力培植親信的蔣介石,親中選親,又在復興社之中特設“特務處”,由十個黃埔生組成,戴笠任處長。特務處的任務是情報工作、策反工作、行動工作,正是標準的特務職能。這個特務處成立的4月1日,後來成為國民黨特務組織“軍統”的“四一紀念日”。每年此日,蔣介石都要親自出席紀念儀式。

這樣,國民黨也有稱為「特務」的組織了。無獨有偶,國共兩黨都把自己的情報保衛機構定名「特務」。

這些早期的特務組織,儘管機構很小功能不全,卻是以後影響中國政局的龐大特務組織的前身。「黨務調查科」後來發展為赫赫有名的“中統”——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統計局。復興社“特務處”,後來擴大為赫赫有名的“軍統”——國民黨中央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

中共「特科」的組織逐步擴大,先後設立四個科:一科總務,科長洪揚生,此前稱為“總部”,負責中央機構的警衛與其他事務工作。二科情報,科長陳賡,負責打入敵探機關,偵獲情報。三科“紅隊”(打狗隊),主要任務是武裝保護機關安全,懲辦叛徒內奸,隊長蔡飛、譚忠余。四科無線電台,負責籌建秘密無線電通信,負責人李強、陳壽昌。

總務科的重要任務是保障中央會議。那時的中共中央革命熱情高漲,自身處於非法狀態,還要頻繁召開全國性大會。1930年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籌備會議、1931年中央六屆四中全會,到會人都有好幾十。總務科先租下外國租界裏的樓房,安排自己人居住進去掩護,再把數十位會議代表分別安排在旅社住宿。開會時樓外有紅隊便衣騎車望風巡邏,樓下有「太太」打牌望風,樓上有總務科“傭人”服務。代表們在樓上開會,一旦有情況外圍立即報警阻擊,代表則從暗道轉移。總務科還負責營救被捕同志。中共暗中支持成立了一個由宋慶齡任主席的社會團體“中國互濟總會”,通過法律程序公開營救被捕同志。中央政治局委員任弼時兩次被捕,都由特科收買巡捕房營救成功。1929年8月中央軍委委員彭湃、楊殷被捕,周恩來親自策劃劫刑場。敵人將彭湃、楊殷押赴龍華執刑,紅隊化裝成攝影隊半路截擊。由於沿途警戒森嚴,運送武器來遲,千鈞一髮之際,手無寸鐵的紅隊眼看囚車過路,無法出手。羅亦農就義之後,特科冒險收殮埋葬遺體,還豎立了化名“羅四維君子之墓”的石碑。

負責情報的二科完全在搞「特務」工作。二科的陳賡、李克農、錢壯飛、胡底、潘漢年、陳養山、歐陽新、劉鼎、李宇超等人,都是中共的情報奇才。科長陳賡乃“黃埔三傑”之一,東征中救過蔣介石,還到蘇聯學習過保衛業務。二科發展了一個重要情報關係鮑君甫。國民黨在南京成立調查科之初,尋求在上海建立特務組織,選中的駐滬特派員鮑君甫,恰恰是中共特科陳養山的密友!於是,國民黨偵察中共中央機關的駐滬特務系統,就實際掌握在共產黨手中。特科營救任弼時,就是通過鮑君甫往租界巡捕房送錢。關嚮應在法租界被捕,絕密的手抄文件也落入敵人手中。法國人看不懂中文,托鮑君甫找一位“鑒別專家”,於是特科的劉鼎就負責鑒別關嚮應的文件書籍。手抄的機密文件被劉鼎悄悄取回,鮑君甫又向法國人提供鑒定,證明此人的書籍不涉政治,關嚮應得以平安出獄。特科的秘密關係遍佈各界。支持袁世凱當皇帝的“籌安會六君子”之一的楊度,也經周恩來批准而秘密加入共產黨,積極營救李大釗,多次提供情報。

三科紅隊是行動組織,二十多條好漢在上海灘出生入死。羅亦農被叛徒何家興、賀治華夫婦出賣,英勇就義。紅隊誓死報仇,滿城追殺,何賀二人剛剛躲到蒲石路居住,第二天就被紅隊上門懲罰。出賣彭湃的叛徒白鑫曾任中央軍委秘書,掌握內情甚多,中央命令紅隊將其除掉。但是,白鑫熟悉中共秘密活動規律,多次躲過紅隊刺殺。特科精心策劃,陳賡、鮑君甫親自現場偵察,就在白鑫動身離滬之際,紅隊在公安局督察員范爭波的家門口將其擊斃。

四科的無線電工作,由周恩來親自部署創建。以往,中共傳遞情報的方式主要是郵政通信,經由國民黨控制的郵檢,很不可靠。由專門的秘密交通員送信,也得通過警察搜查,風險仍大。於是,絕密信件就要求交通員背誦下來,到達目的地再復誦出來。穿越山水阻隔,潛過敵人封鎖,這種原始的傳遞方式往往要幾個月才能溝通一次,效率太低。根據國際秘密工作經驗,最可靠又最便捷的聯絡方式還是無線電。可是,電台這種現代化設備,卻是難以到達中共手中。1928年10月,中共中央決定建立無線電。周恩來指派李強自行裝配電台,指派張沈川考入國民黨的無線電學校,還選送塗作潮等四人到蘇聯伏龍芝軍事聯絡學校學習無線電技術。1929年冬,李強在上海英租界裝配出電台設備,1930年初塗作潮回國協助,李強帶著電台潛入九龍,從香港溝通上海,實現了中共首次遠程無線電聯絡,中共的第一部無線電電台悄然誕生。1930年9月,周恩來親自佈置在上海舉辦訓練班,為各地蘇區和紅軍部隊培訓無線電幹部。各地來人聚集上海福利電器公司工廠秘密學習。租界警方發現這個工廠頗為奇特,突襲逮捕五名教員和十五名學員。沒有被捕的李強、毛齊華、伍雲甫、曾三、塗作潮等人立即分散開來,繼續培訓無線電人員。

可以說,1927年11月創立的「中央特科」,標誌著中共中央情報保衛系統的誕生。

總結中共創建的歷史,往往說,毛澤東開闢了農村根據地,創建了紅軍。那麼還應該說,周恩來開闢了城市秘密工作,創建了情報保衛工作。

「特務」其詞,本屬中性,然在國人印象中,卻含貶義,這是因為國民黨軍統特務的名頭太大。共產黨在野時譴責國民黨搞“特務統治”,執政後又一度把“抓特務”作為鞏固政權的重要任務。

不過,定義總是形式上的,實體才是實在的。按目前「分類」,美國的CIA、蘇聯的克格勃、英國的軍情五處、以色列的摩薩德,都屬於特務機構或特務組織。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現代中國第一個特務機構,不是國民黨組織,而是由共產黨創建。號稱以弱勝強的中共,其實在秘密工作上始終領先國民黨。新近出版的《中國秘密戰》,就是一部中共情報、保衛工作的紀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