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東兩油輪受襲真是伊朗出手嗎? 幕後黑手已呼之欲出了

就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伊朗之際, 6月13日又有兩艘油輪襲。美國隨即指控是伊朗施襲,伊朗照樣否認,但真相已呼之欲出了。內地環球軍事網對此有精細描述。

其中一艘油輪受襲著火。

其中一艘油輪受襲著火。

時間節點是重要線索。日本極度依賴從中東國家進口石油,當然包括伊朗,在特朗普撕毀伊核協議,通過禁運封堵伊朗石油出口,並取消對日本進口伊朗石油的豁免,安倍自然急在心上,中東戰雲密佈的情況下,日本最不希望這一地區持續劍拔弩張,動盪的局勢不僅會催生油價高企,而且會讓原油供應不穩,這絕對不符合日本的戰略利益,因此,他試圖調停美伊關係,試圖打破僵局、讓局勢降溫是安倍訪問伊朗的目的。

安倍訪伊是在美國總統特朗普訪日之後發生,顯然是美國同意,甚至鼓勵安倍去做和事老。特朗普期待的來自伊朗的電話遲遲等不到,大張旗鼓派航空母艦極限施壓的招數,也對伊朗基本無效,有點兒騎虎難下的他,也就允許了安倍走一趟,希望安倍能遊說伊朗坐下來和他談,讓他拿到一個「美國又贏了」的協議,去參選爭取連任總統。

救援船替油輪滅火。

救援船替油輪滅火。

安倍訪伊是日本首相時隔41年對伊朗的正式訪問,極度罕見,安倍的訪伊行程是12日至14日,而恰恰13日,襲擊發生了。

先看看6月13日清晨遭襲的船隻:

第一艘:油輪“前線牽牛星”號(Front Altair),隸屬於挪威前線航運公司,事發時由台灣中油股份有限公司租用,當時懸掛馬紹爾群島旗幟,運載有7.5萬噸石腦油(以原油生產的用於化工原料的輕質油,也稱化工輕油),事發後,船員被伊朗快艇救走。

第二艘:化學品船“國華勇氣”號(Kokuka Courageous),隸屬於日本的海運公司“國華產業株式會社”,事發時懸掛巴拿馬旗幟,船上裝載的是2.5萬噸甲醇。事發後,船員被美軍“斑布里奇”號(DDG-96)伯克級導彈驅逐艦救走。

襲擊發生後,遇襲船隻發出了SOS求救信號,美國中央司令部和總部在巴林的美國海軍第五艦隊隨即派無人機、P-8巡邏機和“斑布里奇”號驅逐艦前往事發地點,而伊朗佔據地利優勢,革命衛隊的快艇最先抵達。

美國中央司令部和美國海軍官網6月13日均發表對此次襲擊事件的聲明,除了自詡救援得力之外,還公佈救援大致過程,並配發幾張照片和一段短視頻:

上午8點09分(當地時間),美國飛機發現伊朗革命衛隊多艘快艇接近“前線牽牛星”號油輪。

上午9點12分,伊朗人從這艘油輪的靠近水下的地方拉出一隻小艇。

上午9點26分,在伊朗革命衛隊的要求下,最先搭救“前線牽牛星“號船員的“現代迪拜”號將這些船員轉交給伊朗。

上午11時05分,美軍“斑布里奇”號驅逐艦趕到附近,將21名早先被荷蘭拖船先行救助的“國華勇氣”號船員接走,這21人在“國華勇氣”號第一次爆炸後發現船身上還有未爆炸的“吸附雷”(磁性雷,Limpets)。

下午4點10分,伊朗快艇靠近“國華勇氣”號,將未爆雷取走。

以上記錄應該可信。

國華勇氣號船身上還有未爆炸的“吸附雷”(右方),另一個水雷已爆(左方),令船身出現一個大洞。

國華勇氣號船身上還有未爆炸的“吸附雷”(右方),另一個水雷已爆(左方),令船身出現一個大洞。

事後美國指控伊朗發動襲擊,有不具名的美國官員聲稱,伊朗取走未爆雷,是為了銷毀證據,防止它落入美國等國之手。

美國還公開伊朗人員取走水雷的影片。

美國還公開伊朗人員取走水雷的影片。

其實,單憑取走未爆水雷,根本無法得出伊朗就是襲擊黑手的結論。你可以話伊朗急於毀證,但亦可以這樣想,鑒於兩輪襲擊之後(第一輪襲擊早在5月12日發生),伊朗背負著來自美國和沙地指控她施襲的沉重“黑鑊”,伊朗其實比任何人都急於找到證明自己清白的證據。而且美軍的飛機就在上方監控,伊朗不可能不清楚,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美軍的記錄當中。之所以當著美軍的面執意這麼做,反而表明內心無愧。

話伊朗施襲的漏洞,是伊朗為何要在日本首相來訪時施襲,若不想會面,不見就可以了,若想會面,就在人家訪問時去炸她的油輪“國華勇氣”號,這是那門子的邏輯?

襲擊造成的後果很直接,不僅伊日談判的氣氛受到影響,國際油價隨即大漲4%,地區的緊張局勢也由此加劇,相信幕後黑手的短期目的至少是達到了。問題是伊朗的石油已被美國禁運,油價上升也對她無益了。

兩次施襲在霍爾木茲海峽的位置,第二次更靠近伊朗的軍事基地。

兩次施襲在霍爾木茲海峽的位置,第二次更靠近伊朗的軍事基地。

若說襲擊是由其他恐怖組織做,似乎又沒有如此精良的技術。從地圖上看,兩次襲擊距離伊朗扼守霍爾木茲海峽的軍事基地JASK越來越近,從200公里縮減到50公里,襲擊的力度也越來越強,在美伊關係緊張後,伊朗海軍加強了這個基地的力量。

第一次襲擊是美軍的“林肯”號航母剛剛抵達,第二次襲擊是安倍正好與伊朗最高領袖會談,時機選擇相當精準,都是想加強地區緊張關係。第一次是夜裡襲擊,第二次是在白天,幕後黑手顯然已經駕輕就熟,表現更加不俗。

第一次襲擊屬於點到為止,引發了極大關注,但具體到對船隻的破壞其實並不大,第二次襲擊破壞力得到加強,濃煙火焰,場面甚為壯觀,兩次襲擊都選擇了破壞力較小但“媒體可見度”很好的水線附近,而不是對準容易造成船隻重傷沉沒的水線以下或龍骨位置,採用的小型水雷,利用聚能爆破原理,在足以將厚重的金屬船殼炸開孔洞的同時,卻不會造成船隻沉沒,減少人命傷亡,操作手法拿捏得相當精準與純熟,這只能是建立在掌握船隻構造和熟練爆炸物應用等諸多切實的基礎之上,絕非一般粗糙的民間組織或恐怖組織所能做到。

正因為如此,阿聯酋、沙地與挪威發表聯合6月6日的聲明指出,5月份的4艘油輪遭襲事件,是由專業蛙人安置的定時水雷引爆所致,這樣複雜高難度的“完美”偷襲行動,顯然超出了一般遊擊隊的水準,應當是“國家行為”。

沙地等國認為襲擊是國家行為。

沙地等國認為襲擊是國家行為。

具體而言,事發海域有200多艘各類貨輪中,第一次襲擊,是在暗夜當中識別並鎖定四艘作為襲擊目標,本就不容易做到,而它們是靠港不不久就遭到襲擊,其中一艘距離另外三艘還有相當的距離,因此,襲擊者應該是分成多個小組協同行動,安置並設定水雷的爆炸時間之後,能夠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地到來,完成任務後全身而退,必然對當地水文和海況瞭若指掌,這說明襲擊者的情報獲取能力、戰術協同能力非比尋常。

如何不是伊朗,也沒有理由是美國,因為她叫了安倍做和事老,為何又要破壞呢? 至此,聰明的網友應該早已有了自己的答案。是的,那個大名鼎鼎的情報機構,能搞來相當於一架火車的幻影戰機技術圖紙,世界上就沒有他們幹不了的事。對於他們來說,炸一炸又大又笨的油輪,那都不是事兒。

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的招募宣傳:「加入我們,看不可見,做不可能。」

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的招募宣傳:「加入我們,看不可見,做不可能。」

至於動機,很簡單,無論是美國伊朗打起來,還是加深伊朗與阿拉伯世界的仇怨,「待到中東大亂,她在人叢中笑」。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違法達暴 不可收拾

最近在一條網上視頻,見到港大法律學院的教授,苦勸港大學生示威者不要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