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何語言相同卻不能溝通?

 

 

〈Black Mirror〉Season 3 〈Men Against Fire〉劇中士兵們對著人型怪物開槍毫不手軟,表情很爽快享受,直接把屠殺對像標籤為曱甴,殺完大伙有說有笑分享經驗。而士兵們的大腦被植入了一個把指定的他人製造成敵方非人化的系統,好諷刺地命名為Mass(以隱喻出名的BM系列,劇情初期不同人物口中及行為一步一步把未見過的敵人塑造出來,解讀成"群眾"相對合理)。而Mass可怕的地方在於沒有直接控制人的行為,而是把人因為對方與自己的差異而出現的感性上差別待遇的行為引發出來。

即對同一件事的反應 因為對方的外貌、性別、國藉、宗教、政治立場不同而表現出不同的道德標準。

劇中因為Mass的分隔之下,給予一個理由,一個正直善良有責任心的士兵就可以對人型怪物大開殺戒。再次強調,在劇中Mass沒有控制人的意識,只是把人眼前所接收到的感觀信息也就是所見所聞阻隔然後轉換成Mass想你看到的信息,士兵所看見的對方只是一個沒有表情、不能當下立即溝通、中槍收皮都沒有慘叫哀嚎的十足十的怪物。

而Mass這個屏蔽系統其實已經在現實生活中出現,那就是社交媒體,也就是Facebook。

Facebook在過去多年一直在實行的人類有史以來 前所未有的超大型人類心理控制實驗,最出名而又被曝光的就是2012年facebook 擅自對近70萬名用戶所收看到的更新信息作出調控而嘗試影響其心情的實驗,相信同類實驗在持續地進行,而且其成果可見於全球近年多次重大選舉及大形社會運動的結果之中。

當然社交媒體不會直接把人改成怪物,但它會不斷透過某用戶某一天,把某人某事標籤化來開始大規模地把事情簡化, 把不合自己的聲音自動消去,把本來存在的灰色地帶都黑白化,把九百九十八個哈姆雷特殺死,一切都悄然無聲。過程更是因用戶好惡而順理成章大有相得益彰之感。

把人、事物去標籤,其實是人類最大的敵人。把一個人的經歷無視,簡單地去貼上標籤,把之與己方分離。而最終形態就是把所有事情都辯論化,只問立場而又容不下嘗試理性、嘗試中立的空間,因為中立即支持招安,而辯論就是要分出勝負,而自身懷抱的是正義,必須勝。這就是最為可怕的情況。首先被分化的而具有原罪的,就是那批因為不同地域的限制而出現的"因不同意式型態而採用的不同社交媒體"的假像(即中國用不了FB的情況)而不斷被改花名的中國人民,因為非我所以可以去傷害。

人是人,是有情緒的,你有壓力,我有壓力,人生在世上有幾多個甘地?(一竹篙打一船人就可以 誤食催淚彈就不可以。)大家會講政府用政治暴力,開槍中畫面棍棍到肉非常暴力,但為何對幾百上千人辱罵警員 叫人警犬?語言暴力就不是暴力?人肉搜尋網路公審就不是暴力?因為警察犯事沒有號碼不可追查故然有錯, 但示威者也是幪面,罪有應得之人得應有之罰就可以私刑?難道一定要在香港人之中分敵我? 只有敵人或自己人的社會大家覺得沒問題嗎? 對待別人的道德標準因敵我之別而因人而異,真的沒問題嗎?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是政府施政時應該去考慮的,建制派的支持者也一樣,泛民派別的支持者都一樣。

這是很高難道的境界,但真要終生學習。

張天佑
藝術家 設計工程公司總經理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理事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一票止亂

    區議會是重要的基層民生平台, 與政治基本 ...